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拆弹2019 | 多目标的桎梏

拆弹2019 | 多目标的桎梏

  2018年对于中国是一个充满挑战的一年,也是各种形形色色的困难出现频率较高的的一年,它在中国未来的历史进程中如何定性,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但2018年出现的问题依然会延续到2019年,并且存在着老的问题升级和新的问题又出现现实挑战进一步强化的严峻的环境。

 

详细观察挑战核心焦点,其实是中国的诸多的短中长期的政策目标,与境内外的现实环境出现了直接碰撞和摩擦,目前已经有一种潜在的全面爆发之势,究其原因,是由于一段时期以来,过于集中出现较多的国家级战略,在实际运行过程中发现很多问题,并且应接不暇,顾此失彼。其中两个问题比较典型,一个是每个目标和计划预判预案明显不足,一旦出现问题往往不知所措。二是国家的硬实力和软实力并不能支撑多目标的同时实现,国内外所有方面都兼顾到已经显得力不从心。

 

比如与外部世界有关的一带一路、中美贸易、朝鲜半岛核危机、东海南海争议、中国非洲经济战略、2025中国制造计划、孔子学院、台海关系等;与内部有关的去杠杆、稳经济、扶贫计划、雄安建设、人民币汇率、资本市场股权质押危机、国企改造、民企生存等。都在2018年成为阶段性热点或持续的热点,并且这些热点在2018年年末并没有熄灭的迹象。这些诸多目标带来的诸多问题和风险,都需要在2019年去拆弹。

 

拆弹对于与外部世界有关的问题,显然必须对所有涉及问题和挑战进行必要重新评估,哪些属于对抗性的、哪些属于竞争性的、哪些是合作性的。对于与内部有关问题,哪些属于需要可以释放性的、哪些属于安抚性的、哪些属于管控性。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多目标之间并没有相互抵消或冲突的问题,而每一个目标单独而言数量级就比较大、投入的国家硬实力和软实力达成最终效果和目的也并非一蹴而就,何况如此多目标和雄心。

 

拆弹就是要把危险性引信排除。对于涉及外部世界的就是,让对抗性东西消失,让竞争性的东西有序、让合作性因素扩大。对于内部来说,首先需要释放更多活力、其次是安抚性缓和矛盾,少用或慎用管控。

 

由于多目标已经在2018年出现了全面挑战局面,那么中国多目标实施就应该出现必要调整,否则也会出现美国近几十年来状况,即维护世界多目标长期化后,消耗了太多国家硬实力,造成了今天美国不得不搞保护主义来休养生息的局面。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