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经济数据之惑

经济数据之惑

热门房价之一的某超级大城市从10月开始已经不能从相关管理部门网站公开地查询到往年住宅成交的数据,之后几天当年数据也被开始控制,目前只能看到前一日成交数据。显然数据被管控了。这样情形也曾出现在2008年某省会城市。某著名全国农贸批发市场从11月开始诸多产品历史数据也开始无法找到。以上情况没有得到来自相关部门的解释。显然一些数据对于有关部门变得敏感,因此“管制”就变成了措施,对数据屏蔽和控制反映了操持者意识中的“稳定”,内心中的“不安”。中国经济数据一直以来被国内外人士所诟病,是由多方面因素造成的。

体制因素

几乎所有保障经济数据真实性法律和制度都存在,但是执行和实际情况,则是形成法律规定与实际操作形成平行线不交集状况。“理论”体制是要保障数据正确性、严肃性、客观性,可是“现实”体制则是没有对其“理论”体制有任何正向激励保障。真正“现实”实际是:数据首先要保障和证明“长官”说法和目标“永远”的正确性和神圣性,其次是配合“本位经济”利益诉求屈从性和服务性。

潜文化因素

部分官场文化成为数据真实性障碍。首先是“内参”文化,使得真实情况被“阶层化”“小范围化”;其次是“二本帐”主义,使得真实情况被人为“操纵”和“扭曲”。其三回避 “前任”错误,无原则“尊老”,使得社会运转中既没有实时纠错和也不能后期补救,让“错误”和“瑕疵”隐性地继续循环。其四信息留有“私的”,给自己更多施展权利的空间。

技术性因素

由于长期经济发展为粗放型的,数据在统计、采集、核定也很难有超之现有经济水平的管理,甚至有明显落后之嫌。服务业统计滞后于现实经济发展显示数据采集布局问题;居民物价商品权重比例不合情理说明存在僵化统计意识。

心理因素

 

政府部门担心动态出现的经济事件和经济现象“监管责任”问题,对于所涉及自己的“敏感”和“不利”的数据持有“自保”和“控制”心态;喜欢“歌功颂德”式的数据,不喜欢“问题”和“危机”数据;数据面子经常比数据真实更重要。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