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美国痛

美国痛

特朗普的出现是美国痛在政治方面保守力量最后的反击而非改革的开始。因为他种族主义的议论和民粹主义观点、内容和指向,以及他开立解决美国问题的药方,无不反应他的底色是保守主义,而非改革派。他的语言和行为表达风格更接近美国最本质的100年前的西部牛仔气质。在最新枪击案发生后,他对是否禁枪的态度就可以清楚反映了这一点。他的观点流行得益于近20年美国政治精英阶层与美国普通民众的疏远。2008年次贷危机与其说金融危机,不如说是美国经济精英阶层一次经济模式大失败。之后拯救行动,使得美国确实出现了全球自2008年后唯一牛市市场,让全球羡慕同时,但是其牛市获利者依然是那时肇事者,而不是美国普通民众。所以这次大选反应出现选民抱怨和特朗普回应这些抱怨,形成情绪共振,其他竞选者都是政治老人与之前那个美国模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无法有效回应选民不满。美国痛包括贫富差距的扩大、常驻人口由于移民和出生率因素种族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合法移民和非法移民)、政治上由于两党对立决策效率下降等等都不是特朗普或希拉里上台后很快地能够解决的。但是美国此次大选可能出现一种从未见过场面,就是最会说牢骚话(也可以说是心里话)那个人当了美国总统。美国人要适应美国新的环境变化,全球的人也要适应这样变化。如果回顾人类历史近几个世纪似乎有一种规律,就是每个世纪初前30年都是处在一个大动荡时期,主角还都是当时列强。思想支撑体系都是民粹主义两个极端表现极右或极左。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