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民间投资下降是理性选择的结果

民间投资下降是理性选择的结果

民间投资增长下降已经成为目前议论较多经济话题之一,并且成为有关部门十分焦虑的事情,企图通过政策强有力刺激改变这样的现状。但是也许这不是调整政策的问题,而是需要调整经济管理者的心态的问题,其实无为而治,也许对民间投资此时更好,政策有时乱动比不动更为糟糕。比如去年的股市和人民币汇率都出现政策失误后造成极大经济成本付出和经济信心损耗就是典型的例子。

首先我们先从民间投资增长趋势看看发生了什么(见图1))。整体趋势与全社会投资趋势呈现同步状态,并且始终处于高于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情况,仅仅是进入2016年以来出现了加速下滑和低于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情况。其次要说明的是这是固定资产投资情况,并不代表民间在其他经济领域投资活动的下降。在互联网金融和创业投资方面民间投资活跃度依然十分活跃,甚至可以说由于脱媒化存在,在金融领域和期货一些品种中,民间投资则出现了明显投机化倾向,有过度活跃之嫌。大量金融创新都是来自民间投资者的创新,当然不可否认金融创新有的时候“破坏性“也是非常大,尤其对原有格局和利益分配,从感官上会觉得非常乱。民间投资离开实体走向金融这是一个对现状理性选择,或者说这是一个更为市场化(获取超过社会平均利润率举动)选择,因为他们没有义务为了保障经济数据好看去做无效投资。管理经济者不应采取简单地鼓励民间去加大投资,给他们所谓优惠资金和项目,而是应该提供一切便利环境,让他们自由选择投资方向。管理者只解决环境问题就可以了。其次从民间投资金额占整体社会投资金额比例来看(见图2),变化没有增长率那么明显,不过是从65%下滑到61%,这是在国企加大投资并占有主要贷款资源的背景下取得的结果,说明民间投资已经成为了中国经济中流砥柱,自身的调节功能已经完全存在了。如果经济领域公平性得以加强,那么民间投资的活力就会更强。此种情况下其实担心民间投资是本末倒置。三从民间投资地区分布情况(见图3),整体都呈现下降趋势,但是西部和中部都在不同时段出现了增长率跳水情况,东部则相对比较平稳,甚至今年以来出现了略微回稳后的小幅上升。这说明民间投资韧性十足,经过自我调整后找到了新的投资方向开始行动了。当然这种行动属于逐步的方式,而不是搞运动的方式,这是东部民间经济成熟度优于西部和中部之处,也是民间投资的先导性的地区。民间投资灵活性,转换性,摒弃性都将在未来几年中体现出来,根本不用为民间投资的能力和选择方向忧虑。

资产荒已经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这是之前习惯于暴利经济模式反向运动结果。但是此时可以更加锻炼投资眼光和投资定力的时期,另外科技创新正在处于新的一轮进步蓄势期,美国今年以来系列创新型实用科技产品已经初露端倪。中国全球收购正在进行时,并且中国民间资金充当前锋角色。民间投资不用担心,更不要强迫。反而是经济管理者应该跟上时代,以更大更强的心胸处理好中国经济内部关系,解决一切不利于经济有效发展障碍。比如管理者提出的让民间参与投资PPP模式,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方式。但是首先要清醒的是,这种模式实际上已经在中国地方实践已经是有10年时间了,并非是创新模式。其次之前很多采用PPP模式地方出现了,地方管理者大量拖欠民间资金问题至今都没有彻底解决,如果之前这些问题不能解决,那么再好模式由于没有契约信誉和市场秩序的存在,那么一切模式都意义不大了。

 

图1: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与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变化趋势

 

图2:民间固定资产投资额占比变化情况

 

图3:不同区域民间投资变化情况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