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资本外流并不简单

资本外流并不简单

关于中国资本外流情况总体已经不是禁忌话题,媒体也从热钱离境、资本外逃到资本外流经历不同用词阶段。因为资本离境原因比较复杂和多样,因此完全用比较极致用词并非很恰当和反映全部事实,还是使用资本外流相对中性用词比较适当。资本外流成因主要来自不安全感,而每个外流资金者的不安全感内容则是不同的。有的是为自己的资金增值前景担忧,有的是担心资金可能得到某种形式的清算,有的是为了下一代有更好教育和生活条件做出境外投资,有的利用金融神话套取资金后失踪。外流资金出走有慌不择路的,也有按部就班的,这种复杂性与中国经济目前所处调整阶段也有关,这也是不能把资本流出完全说成资本外逃主要原因。中性用词是理性看待问题第一步,其次是解决能够解决的问题。如果一概而论,处理问题简单化,那么无疑是增大负面和对立因素,积累更大矛盾。

 

目前此轮内资外流已经经历了三个阶段,从势头来看短期高峰期已经过去,但是外流整体周期还没有结束,不排除明后年还会有较大波动。从个人观察来看,此轮资本外流始于2011年年中,内资是从个人开始的,此时资产外流目的还是以资产分散配置作为主要目的,然后又有追逐热门资产为目的(比如境外房产),之后是进入家庭整体移民为目的阶段。内资企业大规模境外投资晚于个人境外投资浪潮,而到了原本以境内市场为主房企开始出境投资达到目前最高潮阶段。从2015年下半年以来,最新境外投资动向则是采取更为激进不计后果式的模式,即境内大幅负债境外大肆收购的方式(杠杆收购),给外界一种强烈感觉,中国企业企图收购全世界他们认为好资产。显然未来风险来自投资所在国抵制政策风险,以及国内资金链断裂双重压力。本来处于调整期的中国经济使得国内投资人应该更加谨慎,如此之反常、之大胆值得深思。

 

此轮外资外流也是经历了三个阶段,时间上几乎与内资个人同步。第一阶段是境外制造业企业把工厂转移到东南亚,代表性是体育用品,这是由于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所致。第二阶段是外资出售在中国超大城市中物业资产。写字楼和酒店。这与人民币贬值和中国房地产库存太大有关。第三阶段即目前这个阶段股权出售。典型例子麦当劳和肯德基。外资采取抛弃重资产采取轻资产的方式。并且这种资金出走扩散到了服务业。说明中国经营环境出现了某种恶化趋势。外资不但经历了市场竞争的压力还有来自社会的压力。

 

官方开始公开谈论资本外流是从2015年才开始,这是因为2014年6月以后,中国外汇储备达到峰值后开始逐步滑落,截止2016年6月已经从减少7000多亿美元。如此之短时间下降规模之大,并且并没有出现类似俄罗斯那样外部制裁局面,已经无法漠视这个现象的出现。根据目前情况,一个是人民币国际化趋势,另一个是资本外流已经形成某种常态,2014年6月末中国外汇储备39932.13亿美元可能成为历史性记录。也许有观点认为中国外汇储备本来就有点超多,下降是应该的或者说并不需要那么多,但是这个观点不能忽略背景来谈,如果是主动调整政策结果,那么这是一个好的方向,如果是被动减少,那么这种下降趋势就并没有那么乐观,并且非常容易失控。

 

资本外流不是小事,但也不应大惊小怪,主要分清楚是有哪些原因造成的,特别要分类采取不同策略对待,而不能简单采取全面政策对待,轻易不能采取极端措施比如托宾税和外汇管制。学会用现代博弈方式处理现代资本外流的问题,而不是采取大开大合所谓阶级斗争哲学解决问题。这里只有对手概念,没有所谓要么是朋友或者要么是敌人的概念。面对资本外流要冷静、不要情绪化,更不能失态。

图1:历年中国外汇储备月度增减变化情况

 

图2:外汇占款与不明资金(外汇储备-外商直接投资-国际贸易顺差的余额)月度变化趋势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