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比赛是用来欣赏的(终结篇)

比赛是用来欣赏的(终结篇)

根据外电报道,NBC环球花了120亿美元购买了2032年以前奥运会美国境内转播权,但是目前结果则是收视率下降了17%。网络分流电视观众明显,即使电视转播技术的升级,比如高清化、超大屏幕化、音响化都没有阻挡电视观众的流失。

中国情况实际上也相似,85后、90后,以及00后他们居所已经告别了固定电话,完全通讯移动化。电脑或手机代替了电视收看视觉资讯,他们观影除了电影以外,基本是在进入观摩的自high时代,网红移动直播是他们时尚。因此比赛转播和宣传传统渠道已经无法有效地送达,这些正在变成主流观众和即将成为主流观众人群。

网络转播已经越来越成为中间力量,尤其与运动员互动化和球迷之间实时话题的聊天化引入,使得体育比赛呈现多时空、多媒体、大信息量的特色。由此观赏性增添了更多色彩。但是这一切都是由于技术带来多样性变化,可体育比赛欣赏性的基本原理并没有发生任何根本性的变化,那就是刺激观众肾上腺让其的兴奋、激动、紧张、拥有胜利感目的不会因为时代变化而变化。

没有这些基本要素就没有体育比赛,这是它区别其他娱乐方式能够长期独自生存下去最大原理。试图通过非技术手段创新比赛欣赏性的努力从来没有消失过,排球比赛和乒乓球比赛为了增加比赛激烈程度,缩短了决胜局比分;2006年从网球开始引入挑战鹰眼方式,已经普及到了排球,足球也许某一天也会使用。网球和乒乓球女运动员、游泳运动员比赛服改进都是为了增加比赛观赏性。但是有时也不排除过度包装后,娱乐化偏离体育比赛本身带来美感,与其他格调不高的娱乐混为一谈风险。比如曾经试图增加花样游泳和艺术体操性感成分,但是这种尝试只能不了了之,因为那样不但失去女性观众,最后连男性观众也会失去。因此任何体育赛事包装不能偏离体育赛事本身。NBA在大卫斯特恩领导时期增加了篮球娱乐性,全明星赛以及之前的各类单项表演赛。这是对观众欣赏心理分析后的,主动提供消费项目,严格说用时髦的话,这就叫做供给侧改革。比如扣篮大赛和技巧大赛的杂技化就是一个典型,它让观众愉悦特点,心里满足感就是挑战人类极限,因为扣篮并非不可能在体育爱好者中,也不乏有能够做到者,但是达到职业篮球扣篮大赛那样水准那是可望不可及的,技巧大赛和三分球大赛也是如此的原理。

各国热门体育排在前三位的都是属于,从事这项运动门槛比较低,比如中国排在前三位的足球、篮球和乒乓球,普及程度都比较高,大家多少会写,玩一玩比较容易学会,但是做好做的职业则门槛比较高。这就是为什么网球、赛马这些项目不太可能成为大众热门项目原因,因为从事它的门槛太高。大家都不会一点、那么欣赏的积极性就必然不足。

至于自行车、足球和篮球中国普及度都比较高,为什么水平比较低?而乒乓球为什么比较高?这可以从职业化角度去理解,简单地说,乒乓球全球都没有较好职业化,那么其他国家开展这个项目有没有采取举国体制(也是一种投入资源模式),因此中国一旦投入出现目前结果并不偶然。而自行车、足球和篮球中国职业化时间都较短,并且基础从未在世界领先过,因此不可能短期改变成为这些项目体育强国。

目前中国体育发展已经不是资金问题,而是体制问题更是人才问题,人多并不意味着优秀专业人才就多,人才多不多与人口数量无关,与体制即是否能够产生人才生产线有关。比赛欣赏性的高低与资金投入多少并不是一个线性关系,它是与体育思想和理念直接相关。没有现代社会体育观、没有符合现代体育竞赛机制,那么不可能有有欣赏性较高的比赛存在。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