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心疼安叔

心疼安叔

 

李安和杜琪峰是两个必去到影院看片的导演,自己已经到了不管青红皂白爱屋及乌地步。这次“中场”票房所谓“失手”,并不意外。而是安叔在大陆如此卖力宣传,到了没有门槛接受采访地步,以及在万里之外小声地抱怨美国有“歧视”,感觉无比心疼,安叔不容易呀。

这次只有大陆媒体比较热闹,而美国,中国台湾和香港地区相对比较安静,其实原因比较简单,就是他们已经接受这次安叔不仅仅票房的“失手”,等待着下一次安叔的“出手”。确实不知道安叔什么时候才能再出手,此次伤得不轻。大陆自媒体热闹,也是在部分文青知识分子范畴内,安叔是一个容易被投射情感人物标的,尤其在大陆和台湾、而香港则不是。其背后内涵即简单又丰富。

 在美国票房不好与所谓歧视无关。否则很难解释安叔得了两次奥斯卡奖。首先是片子类型,属于战争片对于大多数女性观众就不是喜闻乐见故事。中国市场也如此。其次是与同类题材相比。没有突破或者没有达到之前影片水准有关。这一点是美国媒体评论提到最多的地方,  由于大陆近十年美国入围奥斯卡的这些伊拉克战争影片都没有上映过,大陆观众无法进行比较。但香港、台湾就没有这个信息不对称问题了。因此为了保护安叔,媒体就采取不做声态度。第三,该片在美国属于R级影片,如同色戒一样,这样分类就不可能是高票房。大陆市场不是这样分类的,因此无法理解。这依然是一个资讯问题。所以我们这里容易有点事情就狂欢。大陆目前票房个人认为属于中规中矩,因为在大陆宣传上过于强调120帧的技术特征,又不能在大多数影院提供观影,在一个充满面子社会中,这样营销显然是失败的。沉默大多数贡献了一亿以上票房,其实仔细想已经不错了。至于不断地挖影片思想深刻,而不是人文内涵,这是少数知识分子文青类事情,与大多数观众无关。这部电影显然初衷不是小众。关于技术创新问题,本来应该有很多摄影师出来讲话评价,但是没有出现这样现象,值得深思。安叔在采访中说,不是为了采用(实验)新技术,他是不会拍这部电影的(改编这部小说)。向安叔致敬、继续等待你下一部电影。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