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人工智能近期的目标是智能人工

人工智能近期的目标是智能人工

近日阿尔法狗(AlphaGo)的升级版Master在围棋方面又炫酷和张扬了一把,造成的一种“全胜“压迫式的人工智能技术对人类精英不留情面的情绪氛围,才是值得关注效果,因为这种压迫式情绪最容易首先被军事部门所看到,让他们眼中敌人束手就擒武器来了,并且在信息战应用上,又会以最小成本、最高智商使得战略与战术博弈、心理战方面广泛应用。有了军事部门财力支持,就不用资本市场仅仅靠概念,烧钱方式,以不断注资游戏得以生存,而是完全利用产品和战场得到实实在在的现金流。当每个前线战士,这种普通人工,都带有这种智能工具,那么信息战真是会改变一切。

 

谷歌人工智能开发显然与其他企业有所不同,它一开始就介入一个传统行业的升级改造,那就是汽车业。它用换代产品即无人驾驶去撼动这个传统行业,并且与老牌汽车企业通用合作,去美国国会博弈交通法规,让制度成本降低。无人驾驶就是智能化操控完全取代人力(也即人工)的驾驶,虽然早期会以让残障人士也有上路可能性作为产品卖点,以占领道德制高点方式推销新技术,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它是全方位的替代,而不是某一类人群,那样市场是不能保障达到现在市场规模的。谷歌选择传统行业突破,实际上就是一个换机概念,因为那个市场已经存在近100年,人们都已经有了消费习惯,即车轮上的美国,无非就是接受一个新产品而已,这样替代人们劳动,介入人们生活比一开始施行这种技术,不是代替人们工作岗位,更容易接受,社会破坏性较小。但是人工智能中期和远期的发展,如同之前全球实行贸易全球化,几十年后遇到目前抵制一样,也会出现反人工智能的那一天,如同现在反全球化的情形,但是这是后话了。目前谷歌和通用汽车在美国国会有关产品和交通法规博弈中,国会议员已经意识到了中期的社会层面可能出现的问题,努力在寻找一种由鼓励新技术出现,又不破坏的社会伦理和架构事情,但是这种平衡几乎不可能达到的,根据美国这个国家特征来看,鼓励创新式的破坏是大概率事件。

 

特斯拉与谷歌区别并非是使用智能人工方面,而是选择汽车市场分类与全类区别,谷歌是不管你是汽油车还是柴油车,以及电动车,目标就是无人驾驶,而特斯拉则是专业在电动车的汽车分类上,但是电动车智能的使用,必然超过其他分类车,因为电动决定了,就是智能化的前提。特斯拉目前面临挑战,则是谷歌回避的,或者视而不见的,也许认为这是以后事情。比如产品质量造成的汽车事故。尤其一旦电池小型化和使用期达到很长技术突破点出现后,那么飞起来的汽车,如同飞机一样行驶汽车就会出现,那么规避各种障碍物的能力,人力驾驶将是无能为力,只能交给智能即无人驾驶,其实谷歌暗自是瞄着这个目标的,它不想走现在特斯拉路,认为多余直接就应该目标在飞起来的汽车,那样从商业上才离不开智能,也就更离不开谷歌(技术),所以在已经过去的这些互联网公司,未来还能看好进入下一个人工智能时代,谷歌这个公司你是无法回避的,在进入人工智能时代前,这个转换器会淘汰很多公司,这些公司并非已经存在上百年传统行业公司,而是所谓近二十年以来,那些曾经很辉煌的互联网公司。

一旦飞起来汽车出现,那么社会系列规则(交通规则为先导)将被完全打破,制度变革接踵而至,甚至城市形态都会发生变化。那时今天我们还热衷讨论的所谓后发优势就不会再有,因为制度的优势,以及由于有先进制度带来高人口素质,将决定一切了,这是非常冷酷和现实,因为面对这样未来,可能情况会让你无话可说,因为一切都那么清清楚楚。

 

谷歌有Master这样非常前瞻技术,会继续采取吸引眼球方式作秀下去,但是它下面更多智能人工技术则是在各个传统行业大显身手,可以想象未来十年它将是苹果公司之后,最有现金流和现金储备的巨无霸。目前它面临最大障碍不是资金,也不是市场,而是特朗普,因为特朗普的美国经济发展路数,是发展传统行业,而不是新技术行业。因为高技术尤其人工智能发展,对增加目前美国低文化人士就业不会有帮助,甚至威胁到中等文化的人士就业岗位,因此目前谷歌能干则是智能人工,而不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在还没有代替人类时候,人类就会有对其第一轮反击,如同现在贸易全球化,迎来第一次大规模反击一样。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