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解构特朗普

解构特朗普

中美交火在特朗普上台后首先在贸易领域上可能性为大,政治议题是为了达到经济目的服务的,在采取无法突破、一揽子交易时使用的声东击西的博弈手法。中美贸易中的中国贸易顺差,无论是中美统计上除了2012年比较接近外,其他统计上差距明显,不过巨额顺差是客观存在的。以往处理这类矛盾时,中国都派出采购团或者强调美方应开放高科技市场,以及购买美国国债取得资本进出的中美平衡,中美贸易逆差带来美国国内问题的方式处理。这是经过了美国数任不同党派的总统,中美已经熟练处理此类问题模式。特朗普面对此类问题,应该不会像其他美国总统那样处理。因为他的目标与其他总统不同,其他总统是全球化的支持者,而特朗普不是,这是关键点。

特朗普短期目标就是让美国海外企业资金回归本土,他认为这样美国海外投资减少,自然贸易逆差就减少,因为从中国统计来看,中美贸易创造顺差主要也是来自跨国企业,以及少数江浙一带民营企业。全球已经意识到了,特朗普上台后可能改变的是全球供应链,或者是重新分配供应链。从特朗普一个是给美国海外企业施压让他们回归美国,另一个是对其他国政府主张采取一对一的谈判,而不是之前开放美国企业去海外,以及多边(多国)贸易协定,坚持几十年美国对外贸易政策。

特朗普不会理睬可能忠告,即随便改变全球供应链带来的美国企业的风险,他上台初期几年一定采取“一根筋”方式,去玩特朗普经济模式,不要以为他不敢“胡来”,那样太天真了。也不要以为中国是唯一受害者,自寻烦恼。美国盟国也不会太好受。特朗普敢于“一根筋”客观上他也有底气,目前美国经济的状况,资本市场状况处于全球最好的国家之列,虽然不能和美国自己最黄金时代相比,但是和其他国家状况相比有着明显优势,特朗普在如此低失业率的情况下,短期使得经济低迷几乎可能性不大,反而容易经济上吹泡,也就是说特朗普上台若干年后,经济低迷给他搞下台可能性不大,经济泡沫破裂使他下台可能性为大。

特朗普独立主义搞美国经济,是否其他国家可以团结起来,形成不理美国联合形成经济圈或者共同市场,目前看难度非常大,以往共同市场都是以一个国家为中心而运作的,大家平行平等共同市场从来没有出现过。其次英国脱欧后,全球化已经很难有很好拟合作用了,任何一个国家企图领导或者联合多国形成共同市场,难度非常大,弄不好将拖垮这个国家的财力。

特朗普已经表现出来策略已经发现的有两个手法。首先与“敌人”采取面对面沟通、和解与谈判。最为典型是两次开会,都与竞选时“敌人”有关,一个是纽约时报,另一个高科技企业。取得他想要的结果,第一与纽约时报达到了战略平衡势均力敌舆论平衡效果,纽约时报不再单边强势。第二在高科技企业座谈上,曾经反对他阵营高科技企业普遍“投降”了,都明确支持特朗普经济模式。第二手法,就是目前普遍称特朗普是“推特”总统名号,使用的口头“恐吓术”,恐吓对象并非在竞选时的敌人,比如汽车业的通用汽车、航空业的波音公司,以及军机洛克希德马丁,这些企业当时竞选大多都是两党都支持的。不是曾经敌人它都直接指出这些企业很具体要改进的事项,而曾经的敌人,则采取宏观一揽子计划“胡萝卜加大棒”方式做大的交易,比如加关税或者减企业税的组合。

特朗普在美国国内问题上针锋相对时,不太考虑面子问题,批评也不在乎。他觉得不可能所有人支持他,包括一些美国的政府部门,比如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未来他还面临这些部门挑战。但是在国际问题上,特朗普非常在乎面子,因为国际问题他是外行,一个外行就更在乎人们对他国际问题处理评价,他的自尊心油然而生,普京之所以受到他的欢迎,就是普京是唯一一个赞颂他的外国领导人,甚至造成特朗普满足感都忘记俄罗斯目前与美国还是非常糟糕状况。特朗普这种的国内国外“人格分裂”性格,反而应该理性看待,也是预测他的所谓难以琢磨特立独行行为一个思维方法。

特朗普看似难打交道其实未必,关键是要看得起他,不要在把它当成小丑,接受他接近他。普京是放下身段第一国际人士,他是为了在特朗普那里争取到更大面子和利益,也许他在给特朗普挖坑(智慧),也许目前特朗普国际上只有普京看得起他,当他国际朋友多起来后,普京那时还能像现在如此这般也未必。特朗普的双面性格就会起作用。商人本性就是会再设计出一个更大交易与你博弈。因此特朗普不会有永远的敌人,也不会有永远朋友。特朗普商业从业经历就是如此。

图:中美历年贸易逆差状况

(数据来源,中国商务部、海关总署,美国商务部经济统计分析局)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