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2018 | 格局与经济

2018 | 格局与经济

2018年地缘政治可能影响中国经济的外围形势,除了迄今没有解决的朝核问题,新的紧张局势在中东正在形成。尤其伊朗和沙特之间竞争显性化,是由于美国在该地区介入的力度软化,以及激进伊斯兰组织失势,填补地区统治力欲望所致。中东变动局势,甚至会影响到南亚印度与巴基斯坦角力,所有这一切是明年中国推行“一带一路”战略最大威胁。

 

    朝鲜近期的安静与美国咄咄逼人,实际上给未来出现有利于中国的时间创造了条件,目前越是疏远朝鲜和美国,不与他们任何一方节奏起舞,那么中国后发制人,从现有被动变成主动机会自然就会出现,那时中国在根据当时实际情况拿出符合自己利益解决方案,落地实施就会变得容易。朝核问题一旦转化为中国主导,那么中国真正地国际影响力会“一战成名”。

 

    自去年四季度开始的中国经济反弹,已经运行了三个季度,目前可能出现再次调整趋势,这是一个大的调整趋势中的一个数季度反弹后的再次回落,如果没有外围突发因素影响,那么这种再次调整会是非常温和的。

 

    从经济内部结构来看,属于新旧经济转换期,在没有实施一次有效果的去杠杆化过程(也可以说是对旧经济增长模式清理),不认为是新的周期的开始,因为不清理这些旧的经济,新的经济部分是根本无法覆盖旧的部分,而且旧的部分还会干扰新的经济的发展。旧经济始终不能被清理的话,拖得时间越久,那么所谓类似“日本经济失去二十年”情景就不可避免。接近年底刚刚公布国有股划拨社会保障举措,是十年来最好的政府政策,如果真正地得以尽快地实施,它对中国经济的作用将是历史性的。为调整中的中国经济给了最大安全垫。

 

    2017年经济运行动向角度来看,资本和行业“垄断”开始浮出水面,资本的垄断在打破创业投资原有行业格局,阿里巴巴、腾讯投巨资的介入,在共享单车和现金贷融资与上市过程中成了原有格局颠覆者和新的掌控者,并且未来还会在人工智能、无人驾驶汽车等诸多新兴行业,以及传统商业改造中全方位地看到他们介入影子。我们不担心他们资金的能力,也不担心他们野心的衰竭,而是担心“超级资本垄断”,在给人无所不能后,社会会不会出现纠正这一“资本垄断”让你们“刹车”的力量,恐怕不会是杞人忧天,因为中国历史不乏这种案例。

 

    钢铁有色等原材料行业在去产能背景下,也在出现较为明显行业垄断的局面,其结果是向国企集中,另一个就是企业定价能力开始加强,并且直接反应在大宗商品价格的暴涨上。这一现象为2018年的滞胀埋下了中观因素(环境)。如果说原材料行业垄断或称之为产业集中度提高具有行政色彩,那么房地产行业的产业集中度快速上升,恰恰是市场与行政双重因素下形成的。如果以上提到这些行业的垄断,是为了提高商品价格为企业有更多现金流和帮助政府提高税收还是对经济有些益处,如果这一切没有因此为企业降低负债率,而是垄断后更加激进扩大负债率去追求市场扩张或多元化,那么这种垄断将是对经济是灾难性的。

 

2017年在金融严加监管情况下,仍然出现了脱媒状况,说明以往脱媒是以传统金融机构为主的表外行为,而2017年的脱媒则是个人行为的选择。它是场外诱惑和场内无奈造成的。场外诱惑就是互联网金融的崛起,存贷“类传销”方式推广。场内因素就是目前是有史以来银行存款最低利率引起存户离情别恋。名义利率不变,而是在金融市场搞去杠杆化,提高机构运营利率,其结果必然鼓励民间投机,让金融机构出血。只有在实体经济作为龙头去杠杆化,然后金融机构作为后卫去杠杆化,才是一个多赢局面。如果再以金融机构作为去杠杆化的龙头,必然会出现要么搞不下去,要么没有危机搞出危机来。前几年同业拆借利率飙升造成兑付危机,今年国债市场暴跌危机就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警告。今年下半年持续严打传销,以及即将开始整顿互联网金融都是担心民间持续脱媒带来金融风险的一部分。但是如果不找到根本原因,采取简单粗暴方式,是无法解决问题的。

 

2017年从经济运行结构上则出现了“分割”趋势,即国有经济重整和重新介入的传统行业,与民间经济创造新的行业新的经济领域。具体表现为传统行业民营企业份额在减少,特别是民营中小型企业倒闭潮依然在继续。而民营资本带领新的行业创业潮仍然在延续态势。正是这种无法言说的“分割”经济态势,因此在才出现了“中国经济很有韧性”的这种新的说法。

 

2018年预计固定资产投资上半年增速存在某些月份出现负增长可能性,因为中国固定资产年投资总额已经非常巨大了,再要求很高增速是不切实际的。2017年“十一”黄金周在比平常多一个休息日情况下,满足了两位数的增长,但是如果分析其人均消费,在扣除物价因素下,几乎是没有增长。房地产和汽车消费2018年很可能出现微幅增长或负增长局面,因此国际贸易会成为中国经济维持增长的一个倾斜点,由此人民币汇率从2017年底开始到2018年中期出现小幅贬值变化是不会令人意外。

 

中国汽油价格已经是近几年最高位置,这是国际油价格输入性通胀造成的,一旦中东局势在2018年变得不可收拾,那么这种输入性通胀就会变得刚性。从国内通胀因素来看,具有超前预示性的上海车牌拍卖价格再次出现不断走高态势,表明2018年国内通胀要比2017年明显强化。另一个带有指标性意义的快递费进入201710月份后悄然涨价,意味着物价底边已经被抬起。如果在2018年房价在大部分时间不再波动,那么充足流动性必然在其他方面肆意流窜。

 

2018年又是一个类似2008年和1998年容易产生十年轮回的国际金融动荡的年份,也存在着出现类似2008年利率调整“打脸”现象,即因为通胀上调利率而后又由于外部危机的出现又不得不再次降息。利率最大的左右为难是,经济内部不但没有去杠杆而是期间又在不同部门和领域加了更多杠杆。

 

2018年中国经济无论是在2017年出现的“垄断”还是“分割”现象都会在进一步深化格局的变化,其中有机遇也有挑战。有的格局在缩小,有的格局在扩大,都需要缜密去应对。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