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永歌长调

永歌长调

永歌长调

 

 

黑雨矫情过后,

青蓝叫醒天空。

时隐时现的西冷

雾色匆匆的山谷,

一个叫乌兰布统地方催情,

似真似幻魂飞去。

 

路在脚下延伸,

风追着你奔跑。

逃离城池的黑夜口哨,

撒手宏图的白日春梦。

骑着蒙住双眼的烈马扬鞭,

放手在橙色枫叶的林海雪原,

做一次可歌可泣的,

生决定命的旅程。

 

所有的草原,

让悲凉更悲凉,

让广阔更广阔,

一切由心去选择。

谁震撼了谁?

谁感动了谁?

就看你是谁。

 

水响溪流的十八弯,

光影中的光影,

温情中的温情,

似海中的似海,

情欲中的情欲,

没有谁不可以成为神仙,

没有谁不能去睡祥云的天床。

  

月亮和月亮湖相会

倒下的是羞涩,

站起来的是漂亮。

眼神接过玉荣的羊奶酒

喝下所有她的甜言蜜语

蒙古包的梦很幻也很酷。

 

启明星下喇嘛山,

独响乌日吉的马头琴,

守望着大地的深呼吸,

在牛粪篝火旁,

燃烟一夜,

壮下胆,

吞下那只木架上滋滋作响的烤全羊

在不知不觉中,

朝阳笑着送走了心中的鬼神。

 

射死鹰王的弓,

击中财狼的箭,

百岁猎人传递到手中。

夕阳下的万里草原

千里眼已瞄不到猎物。

锋利的腰刀成了尊贵,

滚圆的肩膀只为健美秀场存在。

 

没有马嘶的血腥疆场,

没有英雄的故事莽原,

狂风与和风,

暴雨与细雨,

又有什么两样?

所有的温柔,

都是不齿的虚伪,

所有的远方,

都是彻底的退化。

 

2017.10.11初稿乌兰布统金莲花山庄 改于北京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