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生育权落入达尔文主义陷阱

生育权落入达尔文主义陷阱

引言:经济能力已经沦为家庭生育的第一门槛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5年中国出生人口1665万,出生率为​12.07‰;2016年中国出生人口1786万,出生率为12.95‰;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1723万,出生率12.43‰。2016年出生率反弹来自生育政策(二胎)的调整,但2017年出生率又再次回落。
 
另外一个背景也不得不提到,那么就是1990年中国近几十年来最后一个人口出生高峰期的人群也已经进入逐步进入结婚生子期。出生人口在生育政策调整,适婚人口增加情况下,出生人口并没有出现持续增长,说明经济因素正在起到决定性,而不是其他因素(比如生育观念等)。
 
从农村现状可以看出,超过两个孩子家庭极为罕见,反而一个孩子成为主流(无户口人口现象会突然消失),这是在计划生育时代都不多见,也证明了养育一个孩子的成本在农村甚至比城市还要高或者根本承担不起,这与部分农村的凋零化、村庄数量下降形成一个整体现象。
 
在生育权由于经济门槛的出现,在没有低收入家庭育儿政策存在的情况下(大多发达国家都有),实际上生育权已经出现了经济达尔文主义。
 
益处是,人口素质中长期由于农村新增人口数量和城市低收入者家庭出生率下降,整体会有所明显的提高。
 
可是从城市第一轮选择两胎家庭情况来看,精英化则非常明显,尤其富人和演艺界最为突出。中产阶级跟进整体不明显。
 
中长期而言,人口素质精英化,对科技、对文化事业会有明显的促进,但是人口结构失衡也会明显存在,比如公共服务业、家庭服务业、军事、治安、制造业将会出现劳动力十分紧张情况,最后不得不开放外劳。
 
也就是说,今天生育权的经济达尔文主义,最后结果是从现实的一个陷阱中走出,会进入未来另一个陷阱之中。​​​​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