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观察 | 自觉差异

观察 | 自觉差异

职业分析时不可避免遇到跨国分析的情景,随着全球化已经成为事实的情况下,虽然有反全球化逆流的存在,但是对于海外国家和海外企业的分析其实已经成为日常工作。比如朝核问题、中美贸易问题等等。在分析海外情况时,作为职业分析者容易出现所谓“镜像”问题。“镜像”问题,就是分析者不由自主地用在自己所在地域文化和社会知识简单地去套对方国家的人和事,也是按照自己所在地域行为方式行事,所谓基础逻辑是“都是人嘛,做事本能诉求,不论在那里不会有太大区别”。但是这里边恰恰把一个社会浓缩为本能诉求,而实际上,本能诉求,在不同社会中有着不同释放方式的差异,即社会管理方式的差异,造成了人们实现诉求不同轨迹和途径。而社会管理方式就是政府与社会的关系,以及一个国家的日常运行方式。如果你简单套用自己所在国社会经验,去解读另一个国家发生事情,以及人们行为方式,显然很难分析和了解对方的。

最好方式就是,有了解对方的意识,并且在分析时忘掉自己的文化背景和所在国知识,而完全地去用目标分析国的知识,去解读那个国家。这里面存在非常大“摆脱原有文化”的不适应,以及学习和了解对方文化耐心的考验。一般了解对方是从社会和政府运行体制开始,然后从各个经济侧面和风俗层面了解。其中要注意两个问题,无论了解多少对方情况,为了分析的客观性,都不要以“好坏”作为标准或给予评价,因为那样就会受到自己感觉“好恶”影响,为之后具体分析带来不应该有的心理倾向。

职业分析永远应该知道,你对海外了解目的不是去旅游,而是去专业性地分析,你的聚焦是职业的,而不是生活的。比如分析朝鲜和美国体制时,就不能采取比较方式作为“好坏”区分,而是通过了解,知道他们各自的社会是如何运行的,从而根据他们的运行特点去预测他们的下一步行为方式和目标,如果你停留在他们体制“好恶”层面,必然干扰你的分析和预测客观性。克制感情和情绪色彩,对于职业分析尤其对海外事件分析尤为重要,因为文化背景不同本来就容易造成“镜像”问题,如果不主动地克服这些或警惕这些问题,那么本能性东西与倾向性东西就会叠加,让分析容易出现重大偏差。

还有一种问题也知道警惕,那就是长期关注和分析海外情况,慢慢有一种本能性意识,就是把所谓海外国长处或运行方式,反过来用在自己所谓国分析上,其实这仍然犯了是“镜像”的问题,这个“镜像”其实就是知识结构中,海外影响潜移默化了分析者,分析者无形中用了之前没有的杂交了文化,去回头分析自己所在国。解决这一“镜像”问题,就是美国事情用美国分析方式、朝鲜的事情用朝鲜逻辑分析、中国事情用中国逻辑分析。职业分析者必须有这个转换思维的能力,这也是一种成熟的表现。当然这种自觉性转换,并非容易达到,而是长期训练的结果,以及冷静心态与事务距离感的培养塑造有关。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