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观察 | 扩展与裂变

观察 | 扩展与裂变

有的时候一条重要的信息(消息或评论)能够看明白、看透彻,往往需要对信息涉及的知识点和信息(历史、现实)背景有着深刻了解,否则不能有实质性的收获,容易泛泛而过、甚至无动于衷。

重要信息对于职业阅读者(业余也然)也是一种知识深度的测量。了解背景越多、知识点掌握越深,那么理解信息深度或获得收获就大。

发现一条重要信息,想取得最大收获,往往采取慢读方式,即以阅读者之前从未有过慢的速度去读,仔细理解和体味信息中每一个重要的“修饰词”,以及涉及的知识点,并且由此扩展相关知识,即深挖其背景和更广泛有关知识,由此用一个点的知识裂变出现大量知识的过程。

也许一条信息就信息读信息,可以阅读一带而过,可能花费时间仅仅十分钟,那么其收获,显然不会多于用扩展式和裂变式的阅读收到的效果好。一条重要信息通过扩展和裂变的方式学习,必然需要少则数小时、多则一二周时间花费,但是这种看似效率不高过程,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方法,它的最大益处是,你可以从一个此条信息的门外汉、通过深挖扩展知识、裂变式学习知识,变成这方面信息专业人士。不妨大家按照这种方式试试,先通过这种方式学习,然后找一个这方面专家聊聊,你看看会有怎样效果和变化。

如何按照这种方式阅读信息,我们给出一个以下例子:

初始信息:

 

朝鲜效仿越南改革模式并非易事

 

曾经孤立的越南的经济革新道路似乎很适合朝鲜模仿,然而如今的朝鲜和当年的越南有很大不同。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高级分析师 Huong Le Thu 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围绕美国与朝鲜关系解冻的争论大多集中在弃核问题上,但长期而言,更具挑战性的问题是如何最好地使朝鲜经济“正常化”。上周末,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提出朝鲜应该效仿越南,这一观点也在朝鲜半岛上流传开来。

 

越南经过一段孤立期后在经济现代化和恢复外交关系上相对成功的经验似乎特别适合朝鲜。它在不危及共产党控制的情况下重新加入了更广泛的国际社会。(由于规模庞大,中国的例子没什么参考性)。

 

越南现在成为了一个经济上蓬勃发展、政治上稳定的国家——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它都是亚洲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第三高的国家(仅次于中国和印度)。但自1975年共产党获胜后的几十年里,这个国家被视为“流氓国家”,而西方则通过采取制裁措施和断绝外交关系孤立越南。

 

在越南与中国的关系恶化以及苏联解体后,该国的领导层被迫重新思考。受中国市场改革和苏联改革的启发,越南提出了自己版本的改革计划:Doi Moi,即革新,也称为“打开大门”。Doi Moi改革并不完美,国有企业仍然存在问题,但这些计划确实取得了成果。

 

这或许听起来像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可以效仿的范例,他曾长期在海外生活和受教育。但一些重要差异可能会阻碍平壤方面。越南重新融入国际社会,是它遵守冷战后的秩序、而非藐视秩序的结果。虽然共产党仍然是执政党,但这个国家成为了国际法和准则的支持者。朝鲜的意图尚不清楚,但其遵守国际军控机制的前景渺茫——核武器仍然是其最强大的谈判筹码。越南从未构成过核威胁:数十年流血冲突让它筋疲力尽,集体化和土地改革执行不力使它穷困。在苏联解体消除了人们对共产主义势不可挡的担忧后,越南似乎不再可怕。

 

越南遭受孤立的时间也比较短——不到20年,而不是超过60年——也不像朝鲜那么彻底。虽然受到西方的排挤,但越南仍然与东方集团进行教育和科学交流。这使得越南经济更容易赶上来。朝鲜人民被封锁在一个高压、意识形态仍停留在过去的时间胶囊里,与外部世界的交流受到了明显更严格的限制。

 

时机也很重要。河内方面恢复了与中国、美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关系,并赶上了一股全球化浪潮。它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和其他国际组织,受益于国内经济日益融入世界和国际贸易的扩张。相比之下,朝鲜如果开放的话,却正值人们对全球化的反对日益强烈之际。美国正在退出现有的许多承诺,美国和欧盟都把重心放在了内部优先事项上。

最后,还有统一问题。朝鲜和韩国分裂时间远长于越南,双方仍然处于事实上的战争状态,相互之间的敌意挥之不去。

 

虽然金正恩似乎没他的祖父和父亲那么注重意识形态,但他的利益必然要求保留政权。朝鲜效仿越南道路比支持者承认的难度更大。不过,金正恩可能会寻求尝试这一几乎不可能之事。毕竟,到目前为止,他手腕耍得还是相当出色的。

 

本文作者为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高级分析师

译者/马柯斯 

信息分析:

 

信息分析目的:信息中学习知识(专业知识、背景或历史知识)

 

信息题目:朝鲜效仿越南改革模式并非易事

信息背景:回应美国国务卿的说法

信息性质:针对性或回答性评论文章

 

 

曾经孤立(为什么用孤立这个词,指什么?原因何在?)的越南的经济革新道路似乎(为什么说似乎)很适合朝鲜模仿,然而如今的朝鲜和当年的越南有很大不同(作者结论)。

 

作者: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高级分析师 Huong Le Thu

信息背景: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作者背景: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高级分析师(专业机构的专业人员,与大学研究者区别何在、侧重点或风格有什么差异,这种差异带来什么样类型的结论)

 

围绕美国与朝鲜关系解冻的争论大多集中在弃核问题上,但长期而言,更具挑战性的问题是如何最好地使朝鲜经济“正常化”(西方定义包括经济正常化是什么,特征包括哪些体制、架构和国际组织)。上周末,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提出朝鲜应该效仿越南,这一观点也在朝鲜半岛上流传开来(流传是指什么层面,政府、民间还是研究机构,范围不同会带来怎么样不同)。

 

越南经过一段孤立期(是哪一年,为什么?)后在经济现代化(从一年开始的)和恢复外交关系(与美国在什么样情况下恢复,与今天朝鲜有什么不同)上相对成功的经验(指什么,谁评价的)似乎特别适合朝鲜。它在不危及共产党控制的情况下重新加入了更广泛的国际社会(越南参加国际组织顺序是什么,比如WTO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由于规模庞大,中国的例子没什么参考性,)(为什么说规模大就没有参考性,逻辑是什么)。

 

越南现在成为了一个经济上蓬勃发展、政治上稳定的国家——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它都是亚洲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第三高的国家(仅次于中国和印度)(速度有了、规模到了什么程度、人口情况是怎样,都对之后对比朝鲜给出了答案)。但自1975年共产党获胜后的几十年里,这个国家被视为“流氓国家”,而西方则通过采取制裁措施和断绝外交关系孤立越南(这一段背景是什么?1975年胜利是指越南的统一,并且制裁到什么时候为止的,并且是在什么背景结束的,这里原因就可以与朝鲜现在对比了)。

 

在越南与中国的关系恶化以及苏联解体后,该国的领导层被迫重新思考(外围环境变化、尤其周边与以往金主)。受中国市场改革和苏联改革的启发(哪一个更大,哪些方面借鉴了中国、哪些方面借鉴了苏联?),越南提出了自己版本的改革计划:Doi Moi,即革新,也称为“打开大门”。Doi Moi改革并不完美,国有企业仍然存在问题,但这些计划确实取得了成果。

 

这或许听起来像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可以效仿的范例,他曾长期在海外生活和受教育(为什么强调这一点)。但一些重要差异可能会阻碍平壤方面。

 

越南重新融入国际社会,是它遵守冷战后的秩序(指什么、越南做了什么)、而非藐视秩序的结果。虽然共产党仍然是执政党,但这个国家成为了国际法和准则的支持者。朝鲜的意图尚不清楚,但其遵守国际军控机制的前景渺茫(之前朝鲜退出了相关国际组织)——核武器仍然是其最强大的谈判筹码(越南没有这一段情况,即与外界对立方式不同,在孤立时)。

 

越南从未构成过核威胁:数十年流血冲突让它筋疲力尽(越战和朝鲜战争的不同点是什么),集体化和土地改革执行不力使它穷困(指什么?背景是什么?有什么经验教训?)。在苏联解体消除了人们对共产主义势不可挡的担忧后,越南似乎不再可怕。

 

越南遭受孤立的时间也比较短——不到20年(这一点类似中国,即那一带懂得资本主义做生意的人还活着),而不是超过60年——也不像朝鲜那么彻底。虽然受到西方的排挤,但越南仍然与东方集团进行教育和科学交流。这使得越南经济更容易赶上来。朝鲜人民被封锁在一个高压、意识形态仍停留在过去的时间胶囊里,与外部世界的交流受到了明显更严格的限制。(这一段是重大区别点,也是对比经常用分析手法)

 

 

时机也很重要。河内方面恢复了与中国、美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关系,并赶上了一股全球化浪潮。它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WTO)和其他国际组织,受益于国内经济日益融入世界和国际贸易的扩张。相比之下,朝鲜如果开放的话,却正值人们对全球化的反对日益强烈之际。美国正在退出现有的许多承诺,美国和欧盟都把重心放在了内部优先事项上。(这一段就是宏观视野、世界态势的变化,分析从微观进入宏观对比)

 

最后,还有统一问题。朝鲜和韩国分裂时间远长于越南(越南是统一的),双方仍然处于事实上的战争状态,相互之间的敌意挥之不去。

 

虽然金正恩似乎没他的祖父和父亲那么注重意识形态,但他的利益必然要求保留政权(一党制与皇帝制差别)。朝鲜效仿越南道路比支持者承认的难度更大。不过,金正恩可能会寻求尝试这一几乎不可能之事。毕竟,到目前为止,他手腕耍得还是相当出色的。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