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观察 | 新经济巨头的新麻烦

观察 | 新经济巨头的新麻烦

京东、腾讯最近在公布失望的第二季度业绩后,股价都有明显向下运动。如果把时间长度放到一年,那么股价回落其实已经有了相当幅度和时间长度,说明投资者早有预判,目前的继续下跌,可理解为后知后觉的投资者和市场继续寻找他们价值的一个最新反应。从业绩分项来看,原有核心业务增长乏力是主要的,即传统业务有见到天花板趋势,如果收益在价格方面作为经营策略,存在这种选择可能性,因为他们已经有部分垄断特征,定价能力有实验的可能性。之前他们其实已经意识到了,线上客户增长高峰期接近达到最高值,因此这三年开始向线下用投资入股或控股方式进行扩展,并且企图构成一个新的更大业务空间和协同效应。

从第二季度两家巨头情况来看,这种实验遇到了,一个是原有主流业务增长瓶颈,另一个扩展业务收益回报不佳状况,京东有研发投入较大造成的阶段性投资与收益不匹配问题,腾讯也有因为政策原因游戏收益部分受到了影响的的问题,当然不能漠视这些看似外在原因,而非主观原因造成的整体盈利不符合市场预期现象,也可以作为一种说得过去借口。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无论腾讯还是京东、包括阿里巴巴,外延式、多元化投资处于大规模顶峰似乎已经过去,目前投资回报并非是靠投资体本身来自现金流,而是靠资本市场上市溢价获得收益,那么这种维系方式,显然存在着资本市场周期制约,换句话说目前资本市场已经不那么给力,也意味着,新经济巨大遇到了投资回报走向低收益周期之中,虽然他们还可以继续投资,甚至采取增大杠杆率方式,但是资本收益并不是在于你的投入量或者你无孔不入地域扩展,而是投资效率和投资标的选择。

科技巨头新的麻烦一定是投资精准化问题,否则就是大量资本浪费,以及资源挥霍。世界整体央行放水时期,这种问题不会显露,但是目前各国央行处于收缩期的,因此资本流量必然减少,最终一定会反映在科技巨头投资量上。另一个麻烦恐怕,科技巨头们已经感觉到了,并且他们大数据也会不断地给予证据说明,他们以往消费主力军,即八零后、九零后和零零后,消费能力有阶段性走弱倾向,即消费下沉趋势,这一点尤其今年以来比较明显,那么接下来是走杀价竞争还是增价博弈,恐怕是一次大规模检验,比如最近拼多多的上市,引来大规模围剿,可以有很多角度去解读,但是一点可以作为观察,如果消费确实证明下沉,那么拼多多和类拼多多从市场角度来说,是无法消灭,因为它迎合经济现状。新经济巨头的麻烦目前还属于幸福烦恼阶段,还没有到完全是增长烦恼阶段,还有一些可试的空间与领域,在他们没有实验完毕前,外延式(金融领域也涉及了,科技领域马上就会全面涉及),深耕某个领域,已经不会有那种心态了。但是科技投入尤其不是应用科技投入烧钱是巨大的,资金回报是不确定性的,那么对未来这些科技公司现金流和负债率都是一个不可回避考验。​​​​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