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拆弹2019 | 资金配置效率拐点隐现

拆弹2019 | 资金配置效率拐点隐现

用更少资金去做更多的事情,让宝贵的资金用到最该用到的地方,显然是符合经济常识的最优化的选择。但是现实往往不一定是这样,充满次优选择或非经济目的的选择。现实世界资金使用的效率,往往呈现出周期波动性,并非是十全十美状态,加上金融市场资金进出的剧烈性,可能是资金增值与蒸发都在瞬间完成。另外社会运行财富分配机制,也会使得资金局部的集中性与另一局部短缺性同时出现。

 

 

我们看看近二十年中国固定资产投资效率,以及贷款使用效率是怎样一种状况(见图一),从年GDP增量与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量比例关系可以看出,固定资产投资呈现六年一个高峰,峰值时候恰恰是投入产出最高时候,2008年后最低值即小于1时间比较长,并且比值不断创出新低,只有2017年产生了一个高点,说明固定资产拉动经济增长力量在不断地减弱,已经是变成防守型即防止经济增长进一步下滑的措施,随着基建总规模越来越接近峰值,固定资产投资不得不变成配角或者偶尔使用一下临时措施使用。2000年、2005年、2010年和2017年比值峰值期,当年经济内部增长情况都是新技术企业大发展的活络的年份值得重新审视和总结。

 

 

年度新增GDP与年度新增贷款的比值,我们可以清楚发现,2005年峰值后,就呈现逐级下行趋势,也只有2008年比值超过1。2012年以后更加出现明显资金效率恶化倾向。在这一期间出现了房地产行业去库存、金融去杠杆、工业部门去产能、民营企业融资危机等等经济事件。

 

 

那么同一时期我们的资金来源即储蓄资金和外汇储备情况如何呢(见图二和图三)?居民储蓄与GDP比值在2003年创造了近二十年的高点,而2013年则创造近十年的高点。说明自2013年后储蓄资金增长开始落后与GDP的增长,给未来金融系统支持经济增长带来潜在的非常大挑战。外汇储蓄储备的峰值也恰恰出现2013年底半年之后2014年6月,这一切并不偶然也不巧合,而是诸多内外因造成的。

 

 

在资金充裕度出现趋势拐点或者是至少相当一段时间下降期来临的时候,如果不调整以往社会资金配置方式,继续无效地消耗或挥霍“家底”,那么中等陷阱经济现象将不请自来。如果与此同时不能明智地、高瞻远瞩地超越墨守成规去处理与外部世界关系,变成激烈的经济脱钩、政治对立,那么国家的“伊朗化”不可避免,社会财富增长慢慢停滞,不得不去消耗近四十年改革开放的所有的积累。

 

 

图一:新增GDP、新增固定资产投资与新增贷款

 

 

 

                 数据来源:根据国家统计局 中国人民币银行数据整理

 

 

 

图二:居民储蓄与年度GDP

 

 

                 数据来源:根据国家统计局、中国人民银行数据整理

 

 

 

图三:中国外汇储蓄余额变化趋势

 

 

 

                数据来源:中国人民银行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