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民粹主义的副产品是国家主义

民粹主义的副产品是国家主义

美国财政部长在正在召开的G7财政会议期间,对外界担心弱势美元可能成为特朗普政府政策做出了,目前没有改变的解释,但未来存在改变的暗示。
 
联想之前美国在对主要国家贸易谈判中,其中汇率都是一个美国施压议题之一。下阶段美国可能采取新的货币战略。美联储降息其中贸易议题也是理由之一。
 
民粹主义背景下产生的特朗普政府,以美国优先方式其实是在运行着国家主义。全球无独有偶,英国脱欧也是一次民粹主义副产品下的国家主义表现。近期亚洲的韩国与日本的摩擦,互相挥舞经济大棒发动国家层面制裁,背后无不都是民粹主义的支撑。
 
由于全球民粹主义兴起,必然产生为之吻合大量草根式强人国家领导人出现,几乎遍布了世界各个角落,之前他们都是政治素人。他们都是能讲草根式语言,利用互联网传播自己亲民理念。
 
虽然背景可以解释为,全球化造成被边缘化的普通民众一次矫枉行动,其实更是全球化时代精英或者说他们主动反思和改变,2008年后迟迟没有整体出现,造成了民粹风起云涌到来才是主因,目前这些人无力感比民粹背后民众的长期积累的挫折感还要强烈和无奈。
 
那么目前政治人物新陈代谢其结果,必然原有格局和平衡被打破了,新的格局和平衡建立可以说从时间上并不会短,期间民粹主义导致国家主义盛行目前才是刚刚开始,由于国家主义出现,那么博弈激烈性一定超过全球化盛行的时代,也是从全球化国与国多国之间的合力作用,变成了国与国根据实力不平等的合作时代。
 
由于民粹强人太多,大规模合作可能性在减少,这就是为什么这两年开始WTO、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和国际协议,有一种被解体隐忧或暗流涌动情形出现原因所在。
 
度过世界这段民粹主义和国家主义,可以说需要两个条件,一个是民粹强人到了某个阶段向理性温和方面转向;另一个就是目前仍然在主要领域还存在全球化时代获得利益的精英们,他们是否有自我反省和献出部分资源道德理性素质了。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