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驴象“贫富差距”之争

驴象“贫富差距”之争

美国即将迎来新的一轮总统竞选,由于特朗普当选“政治素人”效应,民主党人竞争总统候选人的人数创了记录,并且每个人竞选话题,虽然有雷同点,更多则是不同点,其背景则是美国社会问题处于集中爆发期,痛点非常多所致。因此此次驴象之争,让美国之外的传统话题戏剧性地消失,或者说并不那么重要,而集中在美国本土话题。

现在已经隐约地看到美国政界处于一个世纪交替时期,也是新一轮思想大讨论变化期,可以预计经过三到五年美式社会运行周期后,一定会沉淀出新的社会文化。那么这种社会文化将呈现出怎样态势和内容,目前并不清晰,原因社会博弈才刚刚开始。由于美国全球影响力依然存在,那么美国内部安定后,必然新的美国社会文化将继续影响世界。

贫富差距在美国这次大选辩论是主要议题之一。内容基本已经不是承认不承认它的存在问题,而是采取什么方法解决的问题。比如伊丽莎白沃伦参议员属于向富人收税派;伯尼桑德斯参议员属于起点平等派,主张对华尔街征收特别税,用以豁免全部学生贷款。共和党没有新的措施对这一问题,继续保持其惯有思路,减税、减少政府管制、赤字财政,目的指向就是就业率。包括早期老布什共和党政府出台住房贷款政策,以后导致最终2008年出现的次贷危机,但是共和党也认为危机也是一次吐故纳新经济过程(虽然不公开说)。

特朗普施压美联储,其实就是希望延长本轮美国经济增长周期,甚至让美元都参与国际贸易竞争。他比共和党其他人更狠、更直接、更追求单一效果,就是好经济,这与他的商人背景和个人无不关系。当在伊朗和朝鲜问题关键处的“软”,其实反映出的是他内心“宗教性”。因此在不同问题上他反映出的两面性和多面性、看似不按理出牌,其实也是由规律可循的,只不过他击中了我们的惯性思维,即按照过往对政治人物约定俗成的看法。

关于贫富差距,美国普通民众已经很不耐烦了,希望政治人物拿出方案和行动。其实原来的社会慈善系统、教会救助系统并没有失效和软化,而是已经不够了。由于解决贫富差距共和党主流派和民主党思路和意识都不一样,因此在医疗费用方面是一个反复争夺领域,以后也然,不可能有全部满意和一次到位方案。美国社会精英阶层已经开始了,他们自己“贫富差距”解决的实践活动,一类属于表态性,比如巴菲特觉得让他多缴税是可以接受的,索罗斯则是呼吁重视这种“贫富差距”可能造成“革命”的后果。另一类属于实践派(自我方案),比如比尔盖茨从医疗角度切入,布伦伯格教育免费实践、包括摩根大通CEO教育资助新的方法的尝试。

共和党在此问题上,是以不变应万变,特朗普发表对第四位女议员出格的评论,其实就是一种等别人出错的博弈策略,即逼你越极端、越容易变得自我小众。但是所有这一切在美国都处于在、讨论、争议和博弈中进行。在看到部分社会精英表现出来的社会责任感的同时,也不能以为这是一个人人参与的事情、仍然符合少数人带领推进社会变化历史规律。这一点必须清醒。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