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担心通缩还是滞胀?

担心通缩还是滞胀?

PPI(生产价格指数)数据同比和环比在7月份出现了负值,自然会引出通缩分析和预测。如果仅仅看同比或环比这一数据容易得出这个结论,但是如果我们分析思路中有另一种方法,即相对价格和绝对价格,恐怕得不出通缩分析与预测。我们看看在PPI中较为典型商品,比如钢材、水泥以及有色金属等等,它们的相对价格(与历史价格比较),都处于高位或次高位,那么这种绝对价格位置,去谈通缩是非常不妥的,也是危险的。而房地产价格则是更极端了例子了,相对价格和绝对价格在什么位置,所有人心里都明白。

CPI(居民物价指数)继续上行,与PPI背离,如果我们放长一些数据观察,发现这五年以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PPI上一次出现负值的很长一段时间,CPI一直是正值。那么与五年前的情况完成是不同的,那种PPI与CPI同步趋势不再有了,说明经济内部发生了较之以往的有了新的变化。惯性经济分析思维和经验受到了挑战。

造成这一切,可能其中的一个原因,则是产能收缩性通胀以及产业集中化(准垄断化)双重作用的结果,制造业和农业等部门尤其明显。汽车销售从去年以来明显受阻,但至今我们没有看见广泛的价格战的出现,我们回忆一下,之前可能不出现吗?这就是经济变化。

随着经济增长速度下降,CPI持续上涨,即使物价平稳增长,也会最终带动PPI回到正值,看看零售汽油价格所处的绝对价格历史位置,就会明白了一切接下来的物价走势,这是在经济下行压力持续中产生现象。以后会不会有通缩,一定存在着可能性,但那是在先过完滞胀雷区后的景象,目前更应该是警惕滞胀,而不是通缩。

海外货币环境已经被持续接两连三各国央行降息所填满了金融信息,中国由于一年期存款利率已经是处于历史最低位(绝对价格与相对价格),贷款利率价格还有一些相对价格降低的空间,使得中国央行不得不以流量保障经济运行资金需求,恰恰这种一手硬与一手软,与CPI和之间PPI的背离形成了同步变化,这不是偶然的巧合。央行资金流量控制作用还在。但是如果贷款利率不能保持弹性,仅仅靠流动的调节,最终也会出现两手软的局面,因为全社会高负债率背景下会造成资金黑洞现象出现,流动性陷阱吞噬货币流量,让货币阀门“抑扣”。那时想回避滞胀都很难。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