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张寅:人的尊严在市场尊严之上

张寅:人的尊严在市场尊严之上

医患关系的紧张,有很多原因,其中双方在特定环境下,彼此尊严被漠视和消失有关。紧张关系的突发从民事纠纷向法律事件转化,在医院往往与空间的挤压有关。因为人在一个恶劣、拥挤、急躁,以及极为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情绪容易失控或激烈,有话是很难好好说的。如果去过国内医院急诊,都会感到那里空间极度挤压,除了需要紧急处理病情外,其实至少占一半以上,应该进入另一个空间去做治疗,比如住院。但是住院空间总是人满为患,无法承载或减压急诊空间的紧张。急诊与住院对比而言相对是平等的,就医门槛是比较低的,则住院门槛是比较高的,变成了一种奢侈服务,并且本来的紧张资源,又被权利、金钱和关系,所占有大部分,余下的尤其在大城市的三甲医院,留给普通患者的资源是相当紧张的,已经成为社会人所共知的不是秘密的秘密。

 

五年前开始的医疗改革是一个带有结构性缺陷改革,凡是参加当时医疗改革咨询的人都知道,初期所有改革方案都是全面的,最后结果是涉及医院改革方案都变得无影无踪,那么只有在药的改革上使劲了,这五年基本都是在药的方面即降费方面施展各类智慧。但是医疗改革中国难题,其实首要的是公共资源的供给不足的问题,医院整体数量(床位)相对人口总量而言缺口巨大,医院质量问题还属于次级问题,可以靠短期引进外国人才解决一时的不平衡。管理层可以拿印度、印尼和缅甸,以及巴西、墨西哥,万人拥有医院数量对比一下,看看我们在发展国家处于怎样位置。如果接下来的改革还是一条腿式行走,在药价上使劲,并且更市场化,公共资源瓶颈不解决,医患依然在一个紧张环境去相依相命,彼此的尊严,甚至生命都很难得到保障。

 

供给性改革在公共领域,第一就是应该建设更多新医院,反应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最大两个字来,让医生和患者在一个宽松空间,而非局促环境下,解决不是谁不满意谁的问题,而是共同解决治疗的问题。现在解决这些问题物质条件是很充裕的,因为社会空置楼宇完全可以供给给医院,所以焦点是政策问题,资源分配的问题,而不是财力问题。

 

医院所谓治疗费的改革,不是扩大增量改革,而是在存量里折腾,在一个资源不扩大情况下,搞局部市场化,那不是一种好的市场经济。在一个坏市场环境下,人就会放弃尊严,变得急功近利,成为适者生存膜拜者。医疗行业改革目前应该回到扩大增量上改革上。医疗行业属于人力密集型行业,扩大增量对就业好处不言自明。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