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张寅:从社情角度理解疫情特征

张寅:从社情角度理解疫情特征

意大利这次疫情主要集中在北部伦巴第,威尼托和艾米利亚·罗马涅三个地区,而伊朗集中在什叶派圣城库姆地区。法国则是集中在瓦兹省,萨瓦省、法兰西岛大区、上法兰西大区及奥罗阿大区的确诊病例数也超过10例。日本和韩国疫区也呈现出相对集中的特点。

 

为什么人口更为集中、交通更为便利和密集更大的这些国家首都和排名前几位主要城市,疫情并不严重,反而是一些以往并不引人注目的地区,这次成为了疫情重灾区,并且共同特征就是出现了聚集性的感染病例,比如法国130例确认并中就有72例属于聚集性感染,并且其中47例就出在瓦兹省。韩国大邱更是典型了,聚集性传染和超级传播者都出现了。日本最集中感染地则是出现在北海道,这是一般人难以想像的,反而大阪市只有零星个案。这一切恐怕需要从社情角度,即人口构成、民风和社交习惯方面去认识。

 

以上国家重要疫区,虽然不是国家最主要中心城市,但是在那个发病地区人口密度,并不低于超大城市。意大利北部、韩国大邱等都是这样。这些地区虽然不是农村但民风草根化,尤其社交方式属于邻里交流密集型,宗教方式(聚会)也是如此。这与现代大城市社交方式有很大不同(共同爱好型)。并且聚会属于室内化(钻石公主号类型),一旦病情来了,传染速度非常快,因为彼此关系太近,文化上也不觉得传染别人是一件糟糕事情,反而不去约会、不去聚会,是让人瞧不起的事情,带病赴约、瞒病赴约,品德上(自我或他人)不会有负面评价。传染病疫情传播特点就是善于打击邻里型聚集性这种传统民风地区。

 

意大利一个议员带着口罩上议会讲话,受到了另外很多议员的嘲笑,即使他解释他去过几次疫区,笑声仍然没有停止。意大利北部疫区人仍然有人不带口罩上街抗议政府封锁街区举动。韩国大邱更是因为新天地教会不配合,使得大邱疫情快速升高。但是无论是意大利政府、还是韩国政府在处理特区地区的特殊民情方面,仍然是小心翼翼。各国地域社情复杂性在这次疫情中反映的淋漓尽致,也非常棘手。美国华盛顿州金县很快也会成为此类事情焦点。

 

之前的新加坡和现在日本疫情管控对社会第一号召,为什么就是取消各类聚集性安排(会议、展览等),而不是采取更为极端封城道理道理所在,就是民众自动隔离比强制隔离效率更高,社会成本更低。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