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张寅:迎接草根经济时代

张寅:迎接草根经济时代

本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曾经在澳大利亚佩斯公派学习过一年,记得刚去的时候,到了周末绝大部分店铺都是关门的,但是在市中心交通枢纽一家华人开的报刊亭总是营业的,没有休息日。华人经商勤奋,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当我离开澳大利亚时,由于华人周末开店随着移民增多,也在不断地增多,慢慢改变了澳大利亚周末店铺不开门的习惯,部分澳大利亚当地人开的店也加入经营行列。

前几年去新疆乌鲁木齐,在新疆大学到大扎巴路几公里路上,四九年建筑只留下了八路军新疆办事处这个老建筑群去参观,第一次完整了解了一代金融大师毛泽民情况,感叹在江西那样被国民党围困战争环境下,毛泽民金融操作在今天看来都不落伍水平,供给了红军坚持下去的经济资源。他在新疆也是为一代枭雄盛世才理财,做的风生水起。因为新疆在清末到民国整个时期,没有被战乱干扰成为中国当时最富有地区(一度超过浙江),财富需要有人打理,毛泽民在当时包括国统区,也是全中国最顶级理财高手。很可惜一代金融大师最后被盛世才所杀害。

我们看出来,在不同环境,甚至到了异国他乡,或者战火纷飞年代,只要有容许个人经济活动,即使在极其严苛条件,也阻挡不了中国人的经济发自本能追求。因此无论疫情过后。面对怎样内外部环境,只要有个人的经济活动法律空间,那么根本不用担心经济活动会停止的问题。

环境变化是已经发生了,疫情不过是一个加速转换过程中。回归实业,去资本化恐怕需要经历一代人的时间,因为全世界的政府和企业债务率都达到了历史峰值,去泡沫是一个极其漫长过程。接来了不是没有生意可做,但是之前那种万丈雄心时代确实过去了,即人人当老板的机会尝试,恐怕没有了,甚至小老板的机会也少了。能当老板人,恐怕又再次回归辛劳类型创业者,即草根式创业者。像鲁冠球那样企业家。

由于经济回归草根时代可能性在加大,经济下沉式经营不可避免。之前还没有完善改进的商业伦理,可能又再次因为生意想要生存,变得会更让人觉得“吃相”越来越难看,灰色经济容易在这个阶段再次出现,尤其在一些地区,会有默认情况再现。

如果对可能来到一切没有心理准备,容易产生挫败感个人认识。客观上,确实存在一轮非常大的洗牌,期间社会能够提供什么样精神和物质的抚慰没人提前知道。因为变化不会是瞬间的,虽然疫情带来快速刺激,社会变化总是慢慢来的,一步步的,会给我们留充足时间去冷静思考,并且会找到某种答案和解决问题方法的。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