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张寅:全球的新型挑战

张寅:全球的新型挑战

这是人类工业革命以来第一次非传统意义前所未有挑战,不是简单经济危机、金融危机,也不是全球和局部战争,而是一场疫情的带来措手不及挑战人类现有秩序的战争,并且对手是处于隐形的病毒。全球金融市场的反应是已经在危机之中,全球经济已经在主要发达国家开始冻结,并且第一次出现了涉及人类流动停滞现象,因此这次疫情是全面性的人类挑战。金融已经是在危机之中,社会和经济面临是挑战阶段,是否出现危机与目前疫情有效控制时间长短直接相关,并且在疫情之后人类经济恢复力,达到之前状况的时间长短也是直接相关。

简单说这次挑战是分两个阶段,一个是控制疫情,另一个就是恢复经济和社会秩序。期间有短期挑战,比如国际合作,或彼此隔绝或彼此推诿指责等等。人类光明东西和丑恶东西都会在此间充分暴露出来。各种体制和机制都在发挥作用,也会遇到前所未有挑战,发现各自问题。

这次疫情可以说从长期角度而言,这是自然界通过动物(也是生态危机另一种表现),传播到人一种超级警示,如果人类再不重视环境(化学化),那么自然界再次报复可能力度就会更大。给人类重击比这次要强得多。

这次危机对于人类还有少许幸运的是,目前疫情最严重地区,大多是经济发达地区,死亡率除少数国家外,大多在百分之三以下,并且年龄中位数属于老年段。疫苗和特效药虽然短期还没有,但是治疗综合经验和设备,还是能够解决相当部分问题,没有完全的无力应对局面。并且疫苗和特效药开发,由于疫情主要重灾区都在科研水平全球最高地区,因此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相互竞争的局面,因为各国就此投入的资金量是巨大,社会和商业动力也是无比的。其中焦点不是谁能否很快地拿出疫苗,而是效果程度比拼才是重点。全世界现在可以说所有医疗科学最顶尖资源都放在这个上面了,比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时竞争更为激烈。这次疫苗最终人类焦点就是好东西经过实践检验后,是否能够分享才是人类通过危机后是否更加善良和友爱的标志。

可以预知疫情过后,即人类通过第一阶段考验后,在第二阶段进入经济恢复阶段时,这次疫情的国际总结也会开始,这里有全球性,也有类似欧盟区域性,也有各自国家根据这次疫情暴露出来的机制上形形色色问题。

人类经过这次隐形浩劫后,历史、文学、医学都会进入一个永久性探讨话题,将穿越时间隧道。这次由于是在互联网时代发生的,会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留下可供现代和后人资料是巨量的,有取之不尽创作和研究的资源。

社会改良的竞争其实在应对疫情中就在酝酿中,之后各国还会显性化,思考其实已经在一些国家智库和现任领导人中开始了。因为这次疫情是工业革命以来人类最大挑战,那么原有经验都进行了上场实验,都会经过一次洗礼和吐故纳新。尤其预警机制的改善,已经到了不得不进行改造地步,否则下次人类就不一定有这么幸运了。解决问题方案最终胜出,不能将两个阶段分开观察,而是要将控制疫情和恢复秩序(经济和社会)一并考虑,否则控制疫情成本付出,就会留下完全的一个负资产,而不能赢回来,尤其对于未来而言。简单地说,两个阶段都要赢,都要不失时机。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