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情绪疏导必不可少

情绪疏导必不可少

前所未有的疫情,战情依然处在焦灼阶段,另一个战场由疫情带来的社会情绪也始终在斜坡当中。社会情绪的波动,并非仅仅是普通大众,也包括政府的管理者,因为现在所有事情,都是新问题超过老问题,可复制以往经验非常少。

情绪波动首先与疫情波动带来安全不确定性有关,其二是大多数人属于被动接受状况即无力感很强。第三是信息量大、繁杂、无序,疫情专业解说澄清问题经常处于不稳定状况,新出现疫情现象,经常动摇或推翻之前专业说法,并且专业说法之间也存在相互矛盾情况。其四由于疫情到了紧张阶段,专业表达受到外力干扰,纯粹化渐弱,经常能够被看出来。一旦可信东西减少,那么社会情绪就会产生新的堵点和断点。其五是政策反复,朝令夕改。尤其公众设施开门又关门过快,给社会带来了隐形压力。让已经压抑情绪,不能得以释放。其六严峻市况下,政策过于简单,全部是硬度,没有一点人性化考虑。容易增加新的情绪堵点和断点。其七所有政策多是带来情绪紧张,而不是带来安慰或安全感。政策沟通没有。社会只有执行一条路。其八影响面和情绪面,不断过大趋势得不到改善,社会各个阶层都受损。

解决情绪疏导问题,已经到了刻不容缓地步,因为如果不考虑这方面,疫情带来后遗症可能比疫情本身时间还要长,影响更大。最近各地出现的零星案件就已经出现这方面苗头。情绪疏导,目前可能说的最多是一线医疗工作者和武汉市民是当务之急,其实各行各业、各地都有相似的问题。因此必须全盘考虑,没有所谓哪个优先的问题。目前就应该着手投入和整合资源。

目前内部评估必须全面开始,只有准确判明基本问题,才能用合适方式去解决。大众媒介(电视和互联网)首先应该扮演社会视觉上疏导角色,应该动员各方力量活跃起来,宽松起来、运动(健身)起来,不能再板着面孔,所有内容都是严肃的、紧张的。其次就是户外大众活动场景的尽快恢复,而不是收紧。户外各类标语疫情内容应该取消。第三就是官方语言应该大众化、亲切化、同理心化。而不是内外有别。官民一条心当下非常重要,远离的要拉近,失去的要找回来。不能相互芥蒂,互为担心。否则情绪紧张是不能停止的,也不会自动消失的。社情就会有很多意外出现。不主动疏导,循环就会形成恶性方式,最后结果就是全社会买单。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