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新冠疫情经济观察(二)复工和复位

新冠疫情经济观察(二)复工和复位

新冠疫情与以往经济危机最大区别就是出现了全球大面积停工现象,并且几乎无行业差别和无先决条件的戛然而止,仅仅是与疫情相关医疗用品出现大幅增长,但是这些产品对于经济总量和就业影响是极其有限的。而且大多这些医疗物资跨国运输,大多还是采取空运方式,对于国家贸易中占主要份额海运没有什么正面影响。生活必需品,大部分需求量没有下滑,只有卫生纸、消毒剂一类有大幅增长,但是日后也会回落,这些生活用品市值都有限,因此不可能填补社会大面积停工带来的经济缺口。有观点认为,疫情过后,医疗用品会恢复到之前世界常态用量,但这次一定不会是这样的,一定多于之前常量,因为新冠病毒并不会也不是一次性病毒,与人类相伴而生会持续许多年。这一点必须有所预期。

随着疫情在全球有所减缓,恢复经济中的复工话题,已经开始展开。那么就目前疫情情况而言,复工将涉及几个基本问题。

一是一次性全面复工还是逐步走向全面复工。

二是哪些行业和经济部门可以先复工、哪些部门后复工,哪些暂时不考虑复工。

三是复工中的变化。即劳动力回归情况、复工是否能全面复产、复工后是否存在二次停工情况(所在行业或企业,以及疫情的反复等等)。以上这些都会影响经济恢复因素。

 

复工的程度必然影响经济复位程度。经济复位或者称之为恢复,这里面需要澄清或理清的是,一个重要概念就是程度一词。经济复位程度或者经济恢复程度,这是可以量化的,否则目标就不会明确,经济观察也无从观察,一切经济恢复效果也无从考证。经济复位或经济恢复的坐标显然以疫情之前那一年作为标准或目标,或者复位均值概念,即疫情之前三年平均情况。但是值得指出的是,也是最重要的,每个国家疫情之前经济景气度是不一样,经济周期中所处在位置也是不同的,也意味着复位的难度也是不同,甚至可能是回不去之前光景,或者比那时糟糕情况更糟糕情况。

发达国家公布的失业率、企业总数(开业和倒闭)、股市指数是主要指标。而经济增速则属于次要指标。由于全球经济停滞已经发生了,那么现在再谈进一步恶化的情境假设是没有意义的,也是一种典型顺思维考虑问题方法。目前的情况,应该采取的是反思维方式考虑,接下来经济走势情况,即以经济复位和恢复作为思考角度,去设想期间可能发生什么。

由于目前大多数国家采取是救援经济方式,而不是增长经济大剂量财政和货币政策,因此复工和复位可能分为两个经济阶段,一个是抵制进一步经济下滑阶段,另一个是稳住后增长。尤其前一个阶段需要多长时间,目前看是一个未知数,因为这涉及经济恢复从什么时间开始,现在有迹象起步在5月中的国家(尤其发达经济体)比较集中。

由于新冠疫情是第一次情况,疫情大多数国家高峰期过后,病毒表现是怎样一种情形,如何相伴而生到可靠疫苗出现,具有很大不确定性。个别国家二次爆发也是有可能的。一旦局部再次爆发经济表现和影响范围都具有不确定性。

每个经济观察者经济的“复”观察方式都会有所不同。我大约从几个方面去观察。

一、           图形方面。经济复位可能呈现的是W型、L型和V型,我比较关心的是W型,及其几种变形,即上行W型、平台W型和下行W型。

二、           增长中的同比和环比数据,由于同比数据是一张明牌,关心意义不大,重点放在所有数据的环比,以及环比的连续性的观察。

三、           全球经济复位状况,以民用航空数据为基准,去比较当期数据与一年之前数据,乖离率作为复位程度指标。旅游数据,比如意大利、希腊、日本和韩国典型国家数据与它们一年前数据乖离率,作为全球消费复位程度描述指标。BDI作为国际贸易指标,原油价格作为主要国家经济动力指标。当然有很多指标反映经济复位状况,但是重点观察几个就可以了,尤其这次指标反映更加灵敏的(每次经济大型动荡都会一些特殊指标出现)选择它们就可以了,不必面面俱到。

四、           值得注意的是复工和复位初期指标不必太在意,因为在全球经济跌停情况下,在基数比较低指标重新启动时,一定环比增长率是惊人,如同下跌时。最近一个月道琼斯指数表演其实就是这种现象预演。一般正式经济启动后(无论哪种方式)第四到第六月的表现比较关键,那时比较容易定性经济复位是可能走哪种方式。

五、           在复工和复位分析中,分析或观察者必须有一个差异性意识存在,即每个国家都可能不一样、每个国家内部各个地域都可能不一样。并且以往分析问题框架都可能会被改变,参考数据或者说参考点都需要与时俱进,两年前其实这种潜在问题就已经出现了,这次疫情会加速思维方式和思考意识的更新换代。所以很多事情都存在着广义上的复工和复位的问题。

六、           复工和复位,由于此次起点非常点,不同国家反弹力道一定是不同的,简单地说一个国家对外界依赖性(产业和金融)决定了彼此差异。另一个现象也不得不说,就是大多数国家财政和金融放水,最大受益者一定不是外国,而是本国,另外加上这两年逆全球化的出现,外向型经济国家经济反弹滞后程度,也是可以预期的,也是必须关注的,这次也是一个压力测试。之前是全球产业链压力测试,接下来就是一个国家内部经济结构压力测试,所有漏洞都会被放大。

七、           复工和复位政策比拼。大多数国际新冠疫情政策属于保底策略,而不是增长策略。因此大多数政策是雷同的,但是比拼更多是政策细节效用比拼,也就是说都砸了重金,两年后就能看出来哪个国家更有效率。控制疫情和防御疫情,这仅仅是新冠疫情第一仗,而经济恢复则是第二仗,全赢才是真赢。第一仗是比谁失血少,那么第二仗则是比谁补血多的竞赛,第一仗表现再好也不可能不失血。但是如果第二仗表现不好,那么第一仗血就是白流了,而且可能留下的都是负资产。所有历史的开启,都需要有敬畏心理为之做准备。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