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新冠疫情经济观察(五)中国经济

新冠疫情经济观察(五)中国经济

目前对于中国经济未来情况有着很多观点,在这里谈一些自己观察和认识。

 

1、从历史角度。1840年以来,中国内部停止个人经济活动,只容许集体经济活动,只有二十年时间。大多数时间个人经济活动没有中断过。但是全面开放和鼓励个人经济活动(作为中心)时间也很少,大多数时间是一种个人与集体同时进行经济活动,之间权重在不断地有所调整,并且变化比较剧烈是特征。锁国一词并不仅仅指对外,它是具有双重意义的。就中国历史而言,首先是提升内部收紧,然后才是导致对外收紧,没有一次例外。

2、商业本性角度。中国人会做生意、能做生意、适应各种环境(全球范围和角落)是有目共睹的。只要容许个人经济活动,中国人就整体而言,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这是我们的本能生存本领,在血液之中,虽然不能说人人都具备,但是一定是全球人口比例最高国家。但是如果经济处于不断地下行,经济蛋糕增长变慢,那么人人经济活动(这里指创业或者称之为人人做老板)会与高速增长期有着明显差别。

中国商人就中国社会本身而言,并非是社会不被重视的人群,也不是不被尊重人群,但是用现代社会角度而言,确实经常被打扰情况,这种历史从未中断过。但是不能说他们是社会底层,因为中国历史每次剧烈动荡,没有证据证明是与商人有关,中国商人在中国社会地位,一直高于大多数人(略低于官员),这才是事实。

中国经济生活无需讨论中国人能不能创业问题,而是中国人商业模式或者称之为商业文化,是否需要改进的问题,因为这种文化中的部分内容已经与世界商业文化产生了直接冲突(这里就不举例子了)。当然世界也需要认可中国商业文化,但是比较难。这个问题历史上已经无数次暴露出来了(有一定周期性),此次是从2011年开始变得有些显性化。我们这里讨论商业文化不是课文上显文化部分,而是平常大家遵守的,并非用文字表达出来,在人们心里的那些规矩,即潜文化部分。

 

3、中等收入陷阱角度。我们这里不讨论这个经济现象的学术定义,而是现象某种观察。一是中等收入家庭(即中产阶级),两个观察点,首先是群体数量或人口比例的增长是否停滞或减慢,二是他们收入增长开始停滞或下降。为什么不选取超级富豪数量增长观察,这不是因为一个正义、公平或道德原因,而是广泛经济意义。二是有了中等收入(或称之为达到中等收入国家标准)以后,社会分配就会更加突出,尤其经济增长变慢时(一般这种情况是相伴而生的)。所以需要关心这时,经济运转方式或者称之为行政管理方式是否有很大变化。即社会兼顾性、平衡性是否作为理念和行为的准则。简单说,就是行政管理体系是否已经变成了对于最广泛公民是服务型政府,这个变化的程度即包含多数分量(完全定量或测量),这是是否能够跨越中等陷阱关键。而不是保留更多地从贫穷状态达到中等情况的那些经验,而是需要积累新的经验或实践。如果依赖过去经验或者更远的过过去的经验,那么中等陷阱是无法逾越的。

 

4、问题共识角度。经济推进比较快的时候,经济问题的共识也是最高的时候。经济推进变慢,无论是什么原因,比如这次前所未有疫情,这时经济问题的社会共识就比较难,这就需要比平常更加主动去征询经济一线操作者的意见,与此同时观察最底层民众的经济状况和他们需求。如果政策在此时变化过大,尤其出现反复,可以认为就是调研不够,想当然成分比较大或者说是用过去的经验去做了。

问题有分歧不可怕,任何一个经济问题,都会有这样情况存在,也不分中外。但是如果出现了分裂,各主体出现了渐行渐远,则是经济发展最大障碍。解决这样问题的核心,在任何一社会和国家都是相同路径,即第一需要政府大公无私,第二倾听社会,第三资源集中到在最需要(需要讨论和博弈)地方去。

 

所有问题都要细致处理,而不能采取懒政方式,尤其问题不能变成一个又一个“死扣”的状态,否则问题积累越来越多,需要付出极大社会和经济成本的代价。所有懒政都是有理直气壮的理由,但是应该有更大理由在这个之上,那是就是一个国家的历史责任感。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