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押注疫苗

押注疫苗

日本首相安培近日提到正在和美国协商,一旦美国新冠疫苗面世,希望能够保障日本能够得到。这一信息包含太多的内容,因为日本也在研制疫苗,并且推出时间也并不一定晚于美国。俄罗斯近日也公布了在九月可能推出新冠疫苗,并且是三种类型。美国、巴西、俄罗斯和印度目前全球确诊人数为例前四名国家,并且都在做开工复工强行起飞动作,其实都在寄托或押注未来疫苗解决最大一切希望。尤其美国更是如此,在这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美国持续持有的是,商业达尔文主义和生命达尔文主义的态度,所谓放任病例不断增长,既有社会文化和架构原因,其实最大底气来自新冠疫苗的研发,仅仅盖茨个人就赞助七个疫苗(不同方向),那么美国政府投资规模就可想而知了。并且大数量现有病例提供大规模疫苗和特效药实验条件,包括美国检测内容丰富性,带来超大数据库,都给其最后通吃带来可能我们现在都意想不到成果。

疫苗的研发上市,如同我们现在已经经历过新冠病情一样,政治化不可避免,国家之间竞争,包括宣传战也会时不时地打响,这是可以预期的。并且会围绕疫苗本国优先原则、各阶层是否机会平等的问题,以及疫苗效果、生产、商业等等诸多潜在话题展开,并且不要给予太高良性预期,表现不会比之前好。

 

由于开工复工在很多病例仍然比较高国家在强行推进中,根本不是什么疫情反弹,而是第一轮就始终就没有过去。从美国情况就是如此,大的波动病例空间始终没有突破箱体,但是病死率进入六月以后而是逐步下降,美国已经把呼吸机送给其他国家的信息也在此时出现,因此美国官员说,即使病例反弹,也不会走回头路,他的底气来自何方,其实有了答案。美国现在就是在押注疫苗,其实欧洲也是如此,尽可能控制住疫情发展速度即可,最终解决是靠疫苗,一开始他们就是这样想的,从来没有变过。

 

疫苗一直不是一个简单出来时间问题,而是效果问题,抢时间即谁是第一个并不重要,而是效果率最重要,因为本身人类就不是所有人即使没有疫苗,都会感染病毒,包括感染病毒自己不得病(无症状)现象也是比比皆是。因此要求疫苗效果率必须达到百分之九十五,否则与自然状态差距不大(即全民免疫逻辑),但是未来疫苗刚出来时候,由于这次疫苗也是强行起飞,与之前所有疫苗周期都不一样,因此效果率是否能够达到很高并不一定,所以疫苗也存在着强行使用可能性,并且舆论也会在这个过程中,出现反反复复,各国之间也会存在着相互比丑的可能,人类这次很可能采取边用变提高疫苗效果,因为停工停产伤害已经出现了一个广泛认知,就是比病毒还可怕的结论,特别是病死率的不断下降,给疫苗效果率带来可能相对宽松环境。

世界可能在九月份迎来第一批疫苗,那么关注点或者议论点也会转移疫苗的方方面面来。不论开始出现疫苗来自何方,一开始的时候是否完美,它都是人类的希望,我们不押注它还能押注什么呢。

美国进入六月以来的疫情状况

(基础数据来自美国CDC)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