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三)

大选之前(三)

本周因揭露水门事件而成名著名记者伍德沃德的采访特朗普总统新书,其部分章节被提前披露,有关特朗普总统在今年二三月份明知新冠病毒危害性,对公众刻意淡化的处理言语,受到媒体广泛质疑评论,并且有记者当着特朗普总统面,提出了为什么对美国公众撒谎质问。一般认为这是在美国选举之前的一个打击特朗普选情的重磅炸弹,但是在美国本土的舆论更多的是采访特朗普本人以及共和党相关人士的反应,而不是一般认为美国媒体应该就此事件进行对选情的影响分析或民意调查。说明美国有其特殊社情,以及媒体、图书出版的生态,包括对正义记者伍德沃德看法,也是多元的。

 

我们先看看特朗普总统是怎样回答关于这个问题。首先他承认采访录音是存在的,即引述他的话是真实的。表示他不回避这个问题。其次对疫情淡化目的是避免公众恐慌。这里是让他的支持者知道自己内心想法,对非支持者或其他公众则是一种辩解的手法,信不信你们看着办。其三、他反击媒体说,既然伍德沃德当时就知道我的说法有问题,为什么现在才说,显然他是同意我的当时意思。这个反问,也是这几天反响比较大一个焦点。这是特朗普常见的一个面对尴尬问题的策略。首先把自己变成弱势一方、另一方变得抱有阴谋,他是被算计了。手法是转换事件中的角色。其次使用“比丑”手法,表示大家都不怎么样,就不要互相指责了。这是很典型的官场的卸责手法。特朗普总统使用的非常熟练。前一个手法可以反败为胜,后一个手法属于本来可能失分,这么一弄模糊了焦点,虽然不会因此得分,但属于防守策略,可以达到不失分的作用。

 

美国媒体采访了很多人士,但是有意思的是特朗普同党派共和党的人回答经常是片言只语,首先都说这是一本书,其次说不一定有兴趣看,第三目前类似书不少。并且暗示这是在大选之前。实际情况也是如此,最近关于特朗普总统书有好几本,都是从各种角度爆料的。比如他的前私人律师等等。时间上都有赶(时间)出版的味道。但是一般人认为这就是一个生意,自然需要找最佳生意,但是淡化了书本身意义了。也是共和党人士把所有此类事情都看成或者推为这样一种情景。这是美国图书的特殊生态,也是一种文化与生意悖论。可以说无解。也很难说这是好还是坏。私人回忆录在美国有着悠久出版传统,任何的人特殊经历都可以得到某种经济报偿,不仅仅美国出版界如此,好莱坞也给这样“好故事”支付费用。这是美国本土文化特色之一。

 

特朗普总统在几个月当中接受伍德沃德超多次采访,也是人们议论焦点。特朗普总统当然知道伍德沃德是何许人也,显然他是想为我所用,利用伍德沃德达到自己的目的,反过来他们之间是一种为了达到各自目的做了一个超常规频率接触,每次谈话伍德沃德要求录音。特朗普显然觉得自信能够驾驭伍德沃德,但目前结果这本书出来他不可能得分。有人认为以后这次采访可能是一个新闻范例,个人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其结果不是水门事件。

记者作家伍德沃德在世界大多数地方对他评价应该一致的。但是在美国不同人群、不同时间段则是不同的。比如共和党人或支持者。因此在分析伍德沃德的新书在大选影响力方面,不是从世界认识角度去判断,而是从美国当地社情环境去判断。这一点在这一事件中非常重要。这就是分析中那个避免“镜像”思维关键所在。

 

临近大选已经不到两个月了,两党基本盘不会有变化,还是在六个州游离州决定未来的胜负。不管你对美国选举制度有怎样看法,但在选举人制度下,布什总统和特朗普总统确实都是输掉了总票数给戈尔先生和希拉里女士,但是他们都走进了白宫。这就是美国属于它自己的国情。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