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四)

大选之前(四)

在特朗普总统关于新冠疫苗投入使用可能在大选之前暗示后,一直领跑全球疫苗研发的牛津大学和阿里斯康公司组合宣布,由于有志愿者有不良反应出现了其他病状(媒体报道为两名),因此暂停了第三期实验,希望由第三方进行相关评估,然后再决定什么时候重启或永久停止。与此同时国际上九家知名药企也是研发疫苗主力,发表声明疫苗投入使用将不受政治影响尊重科学规律。在几月前“押注疫苗”的文章中,就提到了九月新冠疫苗将成为国际媒体焦点,目前的情况出现并不让人意外,而且复杂局面才刚刚开始,因为疫苗并非是一个简单地推出新药事件,而是涉及社会方方面面公众事件,没有一个国家可以例外,接下来两年内我们会看到这种纷杂的场景会不断地在各国出现。

 

我们先从疫苗研发公司角度讨论这一问题的复杂性。现有已经很成熟的疫苗注射时,医生都会告诉我们,未来几天如果出现不适症状,要及时就医。虽然这些反复改进的疫苗对于大多数人已经没有所谓不良反应了,但医学事情就不能排除小概率事件。那么依此逻辑对于新冠疫苗来说,在第三期实验中出现若干例异常,在三万人这样实验级别,应该是很自然事情,没有则奇怪了。由于新冠病毒是正在发生超级病毒,因此已经恐慌的人们对于疫苗的“小概率”事件容忍度是很低的。并且也一定是新冠疫苗不良反应率高于类似不断升级牛痘这样成熟疫苗。由于有公众反应存在(媒体扮演第一角色),因此越是到首期疫苗推出关键阶段,越是要慎重把握节奏,宁可慢一些,让公众期待降低些,当然也不能散失关注度,目前相关药企不论暂停还是联合声明,都是一个主动控制舆论与节奏之举,对于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减压。至于暂停以及引入第三方评估,这是行业长久以来的规矩或操作程序,并非一时之举。另外由于“枪打出头鸟”人性特征,那么第一例推出疫苗压力就会非常大,一点事情就容易被无限放大。阿里斯康的暂停与九家药企联合声明,也可以理解为重压下,在一个时间段内多种疫苗同时推出,对药企和公众最有利,并且与第二批疫苗市场投入尽可能时间上不要拉得太远。我们不要忘了,最终疫苗之间竞赛不在于谁先推出,而是成效率,无论是否存在着本地疫苗保护主义,两年后一定能分出胜负。

 

我们再从社情和政治角度讨论一下疫苗的复杂性。美国有一组相关调查,有百分之四十的美国人拒绝注射新冠疫苗,这其中百分之八十的人是支持共和党的选民。那么由此特朗普总统谈疫苗即将推出目的就不言自明了。美国正在进行第三期实验中,在招募非洲裔和拉美裔志愿者出现了极其困难局面,因为他们长久有一种意识就是,这样实验是那他们当试验品。这是历史留下伤痕或成本。不戴口罩、不打疫苗不单单在美国大有人在,这种文化在欧美的人群中是由相当的比例的。在名人中也有这种情况存在,比如那位如日中天男网明星,最近麻烦之一就是关于疫苗言论。至于疫情中部分人对于福奇和盖茨负面的评价或阴谋的议论,都是这种特殊文化和社情的复杂性的表现。特朗普总统在美国优先疫苗与他国不合作,情况下则与牛津大学与阿斯利康组合签约购买疫苗的举动,与日本和韩国的政府策略是一致的。其实这些国家都正在研发的不止一种新冠疫苗,巨资购买外国疫苗目的就是告诉本国公民,你们的身体和生命是重要的,我们一定给你们世界上最好的疫苗,这是优先考虑的,至于其他并不重要,因为从长远看,疫苗一定是本土化的。政府目前出大笔资金购买疫苗是一个政府秀。另外还有好处是与他国关系会变得的密切,给政府在疫苗和新冠疫情留下较大的操作空间和灵活度。各国政治不同,有的在乎第一个疫苗推出,总在考虑抢跑事情,觉得这种方式能够提振民心。有的希望选举之前推出,能够增加获胜的利好因素。有的提出自愿注射,不指定疫苗厂家,全免费讨好民众。不管怎么样方式,各国在恢复全面国际往来后,疫苗注射会比现在提供核酸阴性证明更加受到关注。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