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六)

大选之前(六)

上周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去世在美国引起非常大的震动,这位女性大法官在生前就是以自由派特征的就已被定性为历史性和纪念碑的式人物。因此她的离世,使得自由派选民(更多倾向于民主党),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很多人在呼吁必须参与这次决定生死选举之战去投关键的一票。

为什么有这种危机感?首先在美国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中,定性为保守派的就有六位之多,并且特朗普总统接下里的任命接替者,也会是保守色彩的人(之前已经有两位是他任命的),虽然目前热门三个候选人,有来自女性和少数族裔,但他们色彩并非自由派的。当然保守派也分不同细分类型(宗教型、意识形态型和价值观型等等),在这里就不讨论了。

其次民主和共和两党之前大会电视收视率虽然比共和党好些,但分别都比2016年下降百分之二十多,其中原因可以有很多解释与分析,比如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宣传媒介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移。但是不同意见认为,由于投票者中老年参与人情从来就比青年人高,因此电视收视率仍然反映的问题直接有效,而且值得提醒的是,目前是疫情之下,人们户外活动减少,逻辑上娱乐或新闻观赏更有时间,因此潜在暗示则是,本次选举投票率可能比较低,所以自由派的人士就比较担心。

其三一个背景也不得不谈,那就是为什么前一段特朗普总统对邮寄选票大发议论,因为他深知共和党选民的特点,以及民主党选民不同之处,从对待口罩态度,你就会明白同样疫情情况下,谁更敢于在户外活动,谁更愿意在室内做事。这是对在疫情下的投票率精确选民行为分析下的选择,而不是随便“轮喷”。在美国疫情持续高位情况下,强调出门投票用意不言自明了。当然关于邮寄选票和现场投票,依然会影响到选举前后自始至终,甚至不排除选票结果彼此接近,会成为一个争议点,严重的话可能触发宪法危机。公布选票结果也会因此,比历届时间更长。这是一个可以预见又是未来潜伏性的话题。

最后我们再看看,特朗普总统在评价金斯伯格大法官语言表达方式,他说,“她的生活很精彩。你还能说什么?不管你同意与否,她都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过着了不起的生活。”,其中“你还能说什么?不管你同意与否”这段反应出来内容背景,就是大法官一个不属于与特朗普同一意识形态,其二另一个背景就是特朗普总统与金斯伯格过往相互争论与评价。特朗普总统这种表达方式,尊敬与不同理念都在一个评价体现出来了。其实之前他与副总统彭斯关于黑人事件中对于“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另一种强调“所有的生命都应该被尊重”说法,手法和策略都是一致的。就是用一个比对待一个事件或个人评价已经有“公共说法”之上,他们提出更宏观说法(准全人类)和理念,去表现为更高境界和人文关坏。目的则是稳住基本支持者,让对己不利事件减低效果,引起新的争议。以上所有话题,在美国都不是一边倒的评价,所以才有操作空间。当你不随着新闻指向情绪化,保持合理距离审视这一切,特朗普总统很多手法是在反复使用的(即个人行为或思维习惯所致),差异就是在不同话题上而已。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