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七)

大选之前(七)

美联储刚刚开完大选之前最后一次议息会议,似乎美联储已经置身于外大选了,并且美联储一直以不受行政当局干扰而独立制定货币政策而知名于世。那么美联储政策真的与美国大选和美国政党政治无关吗?如果有关,是直接相关还是间接相关?我们讨论一下。

我们先从美联储主席任命角度谈一下,这个周期我们从沃克尔主席开始。在美联储主席当中明确的民主党色彩的主席只有沃克尔和耶伦,他们首次任命分别是在卡特总统和奥巴马总统当政期间。而格林斯潘、伯南克和鲍威尔的首次任命是在里根总统、小布什总统和特朗普总统。只有格林斯潘是跨越了共和党里根总统、老布什总统和民主党克林顿总统,他也因此得到谁是总统无所谓只要是格林斯潘经济就行超总统名声与美誉。格林斯潘主席的华尔街的背景是广为人知的,华尔街大多数人又偏爱共和党理念和政策,也是市场默认的。除了特朗普总统提醒或批评(公众语言是干预)鲍威尔主席货币政策应该更大胆、更有竞争力(相对其他国家货币政策)外,其他历任总统是很少评论美联储和美联储主席的。共和党派人士一般不做声,民主党派的人士议论美联储(众议院居多),一般都是让偏向共和党回到中线位置。近些年以民主党参议院沃伦女士为代表质疑华尔街中青年一代政治精英,则是希望不是回到中线问题,而是应该偏向民主党新一代提出新社会设想,而美联储货币政策应该为其服务的问题。打击传统华尔街意图非常明显。但是她们都在这次民主党内部竞争过程中落选了。也就是说,没有也不可能有直接把柄和证据说美联储的政策偏向共和党,而是其结果相对对共和党更有利,那么为什么民主党的总票数总能超过共和党候选人,那就是说,华尔街的人在美国是有争议,而不是一边倒情况。评论美联储的需要知识门槛很高,但评论华尔街的人门槛并不高,一般人就可以直接表达。

我们再从鲍威尔在大选之前最后表态角度分析一下,即美联储主席的讲话,一般而言对共和党有利还是对民主党有利。鲍威尔讲到近期美国经济是在复苏之中(短期),但中期不确定性大,尤其通胀存在着升高的可能性。短期经济复苏来自鲍威尔确认,等于某种背书,显然对于大选永远把经济(就业)放在头位选民(中产阶级)有可能选择偏向特朗普总统有利。其二面对未来或潜在可能通胀治理能力,显然这种预期的难题的解决,似乎特朗普总统更为擅长,尤其他使用市场有形的手更加肆意无所顾忌的性格(暴力性杀价),对关注未来经济选民可能更加信赖(信赖理由各有不同)。美国调查有45%的人认为特朗普总统擅长经济,只有28%的人认为拜登治理经济更好。在美联储历任主席无数次发言中,只有耶伦主席曾经谈到过,金融危机后,美国社会贫富差距问题必须解决,通篇讲话的内容和语气,你会发现很像沃伦参议员。更有趣的是,耶伦主席任期则是所有主席中最短的。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