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八)

大选之前(八)

布兰斯塔德大使离任原因有很多不同角度的分析,观点也不尽相同。但他的去向回归故乡这一点,则是没有异议的。那么我们从一点出发看看有哪些值得注意的地方。

大使在故乡艾奥瓦州当州长有二十余年经历,在2016年他是最早支持特朗普总统的人,特朗普在该州赢希拉里超过10%的票,属于大胜之地。目前该州显示的民调特朗普总统仅仅领先拜登前副总统只有1.4%。如果民调不超过5%以上,在实际投票时是没有把握获胜的。

艾奥瓦州的选举人票是7张,它不是六大决定胜负所谓摇摆州的一员(摇摆州合计占全部选举人票18.59%),但是它是每次大选之前两党初选启动之地,也是每次大选最早开票的两个州之一,也就是说它前哨站的色彩非常浓,直接影响开票后的士气。

布兰斯塔德大使说回去,他不会直接参与选战,而是作为一名志愿者。如果我们知道他的儿子已经是特朗普竞选委员会的全国筹款委员和艾奥瓦州竞选主管后,关于他本人说的是否是真话意义已不大。而是他们家族政治规划应该值得关注,并且与特朗普家族的在以色列和阿拉伯系列和解谈判中特朗普总统女婿扮演角色(也可以称之为政治实践)放在一起思考。这两个家族都不是传统政治家族,而是在做未来准备。大使儿子作为全国筹款委员那个职位,使他们家族从中西部州走向全美国,结识金主和人脉的操练。那么由于这一连串信息存在,大使离任回归故乡延展意义就非常不同了。

大使儿子走向全国的套路,也是所有称之为“美国小镇青年”大学毕业后,不是显赫政治或经济家族出身,没有任何社会资源的,建立初级人脉的,为以后从政、从商更大的发展走的第一步。即参加大选(总统或参议院)各类竞选团队(低级位置)。大使儿子与其他的小镇青年区别是只有当地关系,需要建立全国关系,其他的则是从所有关系建立去开始。切尼前副总统的从政的履历是这一道路最为典型的例子。

如果特朗普总统再次当选,布兰斯塔德家族也会与特朗普家族共同进入新的共和党新家族时代,彻底替代布什家族的地位。我们想想在老布什葬礼问题上,布什家族对待特朗普总统态度,以及特朗普总统在过程中表现。其中信息不是太少,而是太多。大使回来不但是为特朗普战斗,也是为自己战斗。如果共和党再次获胜,在他们高兴之余,也会感到由于特朗普强势,使得共和党的后备政治人才可能出现断档风险。尤其这次大选如果输了,那么共和党这方面危机就会显露出来。

如果民主获胜,拜登从年龄角度来说,坐两届概率也不高,其实从某种意义来说,他与特朗普是一样的,即优点和缺点都过于明显,缺乏平衡性,都属于历史性的过度人物。如果拜登坐一届。那么对于民主党以沃伦参议院为首新一代(二十多人)就有更多的时间积累,对于接下来的民主党是非常有利的。共和和民主两党都在向不同方向和人才结构变化,其实就是美国正在的变化可以我们看到的一个的角度。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