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十)

大选之前(十)

近日面对美国新冠疫情死亡累计人数突破20万这一数字,美国记者连续发问特朗普总统,他开始不愿意回答第一个记者如此提问,当第二记者也是问同样的问题时,他承认这一数字是一个耻辱,但他又说,如果政府不采取措施强有力措施,那么死亡人数可能是250万。这是一个典型的特朗普式的回答“糟糕事情”模式。基本逻辑是,如果政府不采取措施,那么你们看到灾难或损失比这个大很多倍。当然逻辑似乎是成立,但是,首先这一假设是无法验证的,也是不可想像的情境。第二、让更可怕的事实,覆盖现在灾难,让大家觉得现在还是不幸中的万幸。第三就是起到了阻止现实追责进行。虽然表达具有特朗普总统语言风格,但是这样回答方式和逻辑,并非是特朗普总统独有,也不是他发明的,看看一些国家政府面对同样问题和情境时,回答时也是这种逻辑与方式。这是一个人所共知的套路。

美国疫情的处理一直是特朗普总统竞选中挥之不去的坎,为什么如此严重的疫情他表现的掉以轻心。我们可以从一些角度来探讨一下。

特朗普总统是非职业政客,又是一个曾经的成功商人,这种混合在一个关键更大平台上,尤其在他不擅长领域,比如公共突发事件,就会出现政治经验和专业知识挑战。从他执政早期叙利亚生化危机和现在新冠疫情,都暴露出他这方面的弱点。一般职业政客都会因此依赖专业人士提供意见,自己评估后决策,而不依赖自己所谓成功经验。

我们看看目前特朗普总统对待疫情专家福奇的态度,以及之前甚至与他曾经政治理念相同班农、博尔顿都走向分道扬镳结局,就可以看出来不仅仅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那么简单,而是他太过自信,超过他的实际能力。换一个职业政客美国疫情不会如此严重。

美国情报界说,每次给特朗普总统汇报时,他愿意听的他还有兴趣听下去,与他认知或想法不同的,他就心不在焉,如果是一个职业政客就不会这样,承认和尊敬专业人士的作用。我们想想特朗普总统得罪多少美国政府部门专业人士。

特朗普总统在经济作为上,确实有独到之处,甚至复制了在他做企业家时成功那一套手法,尤其谈判(商业和政治)方面,效果也是显著的,前所未有的(因此有很多人看不惯),也就是目前称之为特朗普经济学。但是这一手法并不能达到解决所有事情的能力,有其局限性。因为更多问题并非都是谈判的问题,而是如何操作的问题。

其实特朗普总统这种自信和行为模式,在一些企业家身上也有,他们认为自己做的生意已经是最高阶和最复杂的,自己又是这个行业赢家(或者最大赢家),那么干其他事情,复制自己的经验,用自己的人就能搞定了一切了,漠视术业有专攻。我们看看特朗普总统的班底无论现在,还是来来往往的其他人都是这一特征的体现。流动性大,其实就是“业余者”太多不能胜任的结果。

美国国情是复杂的、超级大国身影还在,也因此这两个原因,也帮助了或补救了特朗普总统非职业政客不足,并且还能放大他擅长部分。比如不戴口罩问题,其实就是造成美国防疫最大问题之一,但是在美国这是一个有分歧和无共识问题,正是因为这种不戴口罩的文化在美国有一定的“比例人口”,其中也大多是特朗普总统支持者,因此疫情处理方面重大失误,反而在美国问责起来并非很容易。而且全球各国在美国疫情这一情况,直接批评美国的声音也很弱,因为大家在经济上都不同程度依赖这个超级大国。领导人有个性,甚至出位,由于这是美国总统,大家基本默不作声。反而只有美国内部批评之声不绝于耳。特朗普总统这样性格人并非是孤本,但是坐在美国总统这样位置上,就不同了,很多事情会被放大,也有很多事情会被缩小,不会是一个自然平衡状态。

当然如果仔细观察,哪些是美国总统这个位置给特朗普带来能力和优势,哪些是特朗普本身拥有能力和优势,是比较容易发现。因为特朗普行为的密度和谈话频率是非常大,而不是一个隐身状态,勾勒其特征路径并非是一个高难度的事情。

 

 

 

                            以上基础数据来自美国CDC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