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十二)

大选之前(十二)

周末关于任命巴雷特大法官的事情,覆盖了前两天关于特朗普总统有关是否可以和平交接权利的新闻,表明临近大选新闻密度在增大和话题可持续性变短的特点显露出来,到了本周第一场辩论就会成为头条。目前发生一切符合信息流动规律。

由于本次大选是在疫情条件下进行的,到了选举日113日当日是否能够出现明确结果,充满着不确定性,2016年就出现了媒体开票结果道歉事件。这次虽然类似问题不会再出现,但是记票,由于存在着投票站投票和邮寄选票两种方式,以及由于时差原因美国各地投票和开票时间不同,尤其疫情之下,邮寄选票数量,根据美国媒体预测数量可能会超过过往23倍,如果在票数非常接近情况下,局部州重新计票可能性是存在,并且不要简单认为,只有特朗普总统和共和党会提出,民主党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因此除非一方大胜,重新计票或上诉到最高法院裁决,甚至激烈地导致出现宪法危机可能性都是存在的。2021120日是新总统就职日,也就是即使争议也会在之前解决,不太可能出现意外,因为从共和党主要议会领抽和重要议员在特朗普总统关于是否和平交接问题上,他们说话是明确的,尊重选举结果。那么特朗普总统为什么对于选举结果说要看一看“发生了什么”。似乎表态不能和平交接出手中权利。

首先这不是一个他第一次谈到或回答的问题,他一直是这个态度。不过这次媒体有意再次问到他这个问题,他回答语言和内容,如果是一直观察,与之前并不差别,也没有新内容或表述。但是由于临近大选,那么他回答就会被放大(时空不一样了),负面效果就更加明显,也是与他长期不对付媒体的一个极致策略,让他说错话,尤其面临一个是大法官任命和第一轮辩论即将来到,并且这两项事情特朗普总统都可能得分(至少比较难失分)的对冲之举。如果就事论事,不放在一个空间和时间序列里,是很难看清楚的彼此策略的。至于媒体,众所周知一直明确支持特朗普总统的只有FOX一家。其他都是他的“敌人”。

其次、特朗普总统回答是否和平交接的言语并非是直接,而是某种含糊或给人以想像的,只不过大多数解读说他是不愿意的。并且包括所谓大法官急于任命,也是被解读为为日后投票出现争议时,在最高法院裁决对其有利。但是这忽略了一些因素,很多的情境假设,并且这些假设都是以负面结果作为情境设置的。目的是提高人们现在的警惕性,强化对特朗普总统负面(人格)预期。

至于他为什么那么回答,因为他是一个不认输的人,也是擅长把不利话题进行狡辩化处理的人。那样问题提出来(也是问题陷阱),他直接回应意味着,他承认了有输的可能性,这是他的性格做不到的。但是他还是自信满满吗?答案可以说已不如从前,比如他面对媒体,经常爱说又是“假新闻”口头禅,我们想想是不是已经失踪了一段时间了。

其三、我们试想如果特朗普总统在选举出现争议性的结果时,采取人们现在担心那种态度或行为,那显然是一个黑天鹅事件。而目前他的表态其实等于给对手有了准备时间与计划了,因此也就不可能成为黑天鹅事件了,也就是“破坏力”可能提前释放了。另一个所谓高等法院由于保守法官人数大大超越自由派人数,自然在关于出现选举争议时,对特朗普总统有利说法,过于笼统或者说是线性思维结果。一个是当时具体(争议细节)情况是什么,另一个不得不说的是保守派也分不同类别(宗教观、人权观、价值观等等),不能一概而论。所以基于以上原因,现在得出确定结果是不恰当的。

特朗普总统在权利交接问题上的发言,其实与接受伍德沃德采访主观想法是一样,是想通过媒体按照他的意图传达某种信息,这是他过于自信的表现,但是如同伍德沃德书出版后一样,带来的是麻烦,不得分局面。并且两次共和党主要人物反应都是与他切割或含糊其辞,说明特朗普总统在此类事情处理或规划上有一种“聪明反被聪明误”情况。反而进入媒体语言陷阱之中。

不能用线性思维考虑复杂问题。比如我们都知道美国有二百多年建国历史,施行选举人的历史也有了一百多年。民主党在小布什与戈尔、特朗普与希拉里两次大选竞争中都是赢了总票数,但是输了选举人票,这次依然存在着这种可能性。如果按照线性思维,民主党应该提出反对这种选举制度的动议,但是为什么没有?这一定与两个问题有关,一个是选举人制度民意基础(含内容逻辑)、另一个是角色存在着互换可能性,因为民主党也存在着某一天处于共和党那样,即输了总票数但赢了选举人的票场景可能性。

最后要说的是,大选临近,又是如此重要,双方博弈是无所不在,站队态势已经明了,没有所谓局外人,媒体也一样,倾向性一目了然。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