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十三)

大选之前(十三)

本周一纽约时报长篇的关于特朗普总统十余年税务方面调查报告成为新的舆论焦点,覆盖了周末的巴雷特大法官任命的议论之声,在113日之前(一般前一周媒体会约定俗成地安静下来),新闻覆盖新闻的频率加快这样状况还会接连发生。

在纽约时报刊登长篇报道的同时,英国泰晤士报也发表了特朗普总统相关调查文章。两个媒体的侧重点有所不同,一个是税务本身的调查报告,一个是特朗普总统商业帝国调查报告。有发表时间同步,可以猜想两个媒体信息有共享部分。纽约时报是主攻、泰晤士报是副攻。如果看过美国影片“华盛顿邮报”,就会了解这些美国媒体的运作文化“游戏”的一部分。为什么这次没有找另一家美国媒体,应该有很多原因,日后会有报道,这里就不去分析了。

由于纽约时报拒绝登载特朗普总统税务清单原始文件,而是使用摘录的方法。它自己说,别人也会认为,这是保护爆料者的“规矩”。所谓深喉,一般来自核心圈或者体制内,这次爆料者应该是属于来自体制内。同时也代表体制内(部分公务员)对选举立场和特朗普总统态度。“爆料”文化是美国社情一个特征之一,并不是专门针对特朗普总统存在的,过去就有,以后也会是如此。由于是常态性存在于媒体和社会之中,因此爆料的威力,每次都要进行评估,而不能简单地线性地认为,只要负面爆料就会轰动。至于是否因为爆料而出现更大变局,取决于双方博弈和司法就该事件能走到多远(历史案例可以找到部分答案)。

关于特朗普总统税务种种议论,从他竞选的时候就是一个话题,而不是一个新话题,这次纽约时报的调查报告是提供了新内容,并且非常庞大和详细。但是有人会问,为什么在2016年没有这样调查报告出来,因为现在内容是覆盖了十余年内容,回答就是,不是纽约时报不想有的问题,而是深喉的问题,爆料者情绪和态度转化的问题。毕竟“料”是来自知情者,而不是媒体。此次媒体爆料它的杀伤力面临若干挑战:一个信息频率即新的新闻覆盖,关注持续力减弱;另一个是,它不是新话题,仅仅是新内容;第三、如果不能引进司法程序进入,仅仅是形象负面强化而已。

特朗普总统对于纽约时报关于他的税务报道,再次用到了“假新闻”的进行回应(失踪一段时间了这种很特朗普式的言语)。关于他主动是否可以公布税务报表,他也以正在审计,以及税务局对他不够友好作答。但是他的团队回应了泰晤士报的相关报道。拖延或转化这是特朗普总统对于难于直面回答问题或难题的方式。而共和党长期支持他的主力参议院林赛·格雷厄姆则认为,总统应该公布他的税务报表,此类方式已经是共和党第三次面临特朗普总统负面信息回应了。

 

关于纽约时报报道具体内容,应该还是交给读者自己去看去分析。我自己看后觉得非常庞杂,每一个段落看后你对特朗普总统有着不同感受或印象,很难用一句话描述。但是宏观而言,纽约报道所有内容的指向,是对着特朗普总统人格品质。态度是鲜明的、清晰的。包括跟进的CNN、今日美国这些媒体。但是换一个角度、拉开一些距离,面对大选这个具体事情,到底此篇报道(报道水平一如既往)对于选民(尤其中间选民)影响是怎样的,恐怕还需要观察,等待最新的民意调查。当然这篇报道对于特朗普总统是负面的(也可以说综合负面的),但是负面杀伤力到底有多大,恐怕不会高于,新冠疫情处理不当、对于二次大战阵亡将士不当言语这些直接影响选票的事情。

由于已经进入大选之前信息密集期,因此在我们还不能讨论清楚特朗普总统税务问题的时候,第一轮辩论的信息又将扑面而来,让我们不得不在应接不暇的情况下,多多冷静一下,去看待所发生的一切和又一切。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