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十四)

大选之前(十四)

特朗普总统在2016年获胜,在美国之外的人意外大大多于美国之内的人,这是因为人们长期观察美国是两党职业政客们,对于特朗普这样非职业政客关注并不多。其实特朗普总统在获胜前,已经有长达十多年竞选总统经历,只不过大多在第一轮共和党初选时就被淘汰。人们从未认为他可能入围或获胜。

今天他以“破坏性重构”或“瓦解性重构”美国政治和世界政治的风格,就是另类政治家的特点,并且在美国像他这样的业余政客上台行政机构负责人,他并非是第一人,比如影视明星施瓦辛格七年加州州长、媒体(财经信息)大亨布隆伯格12年纽约市长,都在特朗普之前就出现了,只不过特朗普当上了总统,位置更高而已。我们之前没有注意到这种美国政界变化,其实趋势早已开始了。

这些业余政客走上行政岗位之前,都有着共通的特点:首先是各行业佼佼者,财富进入福布斯榜。其次、在行业内属于罕见的热爱政治话题或从事政治相关事情积极分子。第三、他们进入政界都是在当地或全国社情特殊时期,人们需要新面孔条件下,他们圆了“领导”梦。第四、他们履历都有着个人清晰奋斗史,也是所谓美国梦化身(或影子),容易在大众内形成共情。

无论是施瓦辛格、布隆伯格、还是特朗普上台之后都是领一美元工资,并且都有自费给办公处购置设备的情况,比如特朗普买了室内高尔夫练习器。第二他们都善于与媒体打交道。第三由于是业余政客,评价经常毁誉参半,施瓦辛格开创环保承诺加州合约,但是州赤字问题他不但没有解决,而且他离任时变得更加严重;布隆伯格把纽约市再次带到了经济高峰处,但是他与工会关系始终非常紧张,繁荣是建立在有些人牺牲或者不能平等享受经济成果情况下取得的。特朗普总统目前评价更加两极,在公共事件上他的表现非常业余,而在经济方面又是非常专业。但是从历史进程角度,这些业余政治家的出现,很难说是错误的,还是正确的,可能这段历史就需要在原有已经僵化或固化格局中,寻求某种突破。而原有局中人中利益分配或政治手法都很难有所作为,需要外力或外人来打破,因此历史可能需要这样业余者去过渡,然后再回到职业政客选拔和运行交替之中。

施瓦辛格下野后又回到了影视行业去赚钱,没有留恋职业政客生涯,这也是他们与职业政客不同地方,即使离开政坛也能生存,所以在台上容易更加无所顾忌。

布隆伯格虽然这次也参加了民主党候选人竞争,但是它很早就落选了,也许他知道了特朗普当选经历是很难复制的了,美国也许就这一次。那么他又转到了让特朗普下台战斗中去,以后他会转到哪里去,应该从事一线政治可能性不大,可能扮演类似索罗斯那样角色,他最不可能就是回到赚钱路子上,因为他不缺钱。

特朗普总统无论是几个月后结束东冲西冲的总统生涯,还是再干四年后下野(他本人很留恋这个位置),特朗普都不会停止他的“生意”。纽约时报这次公布他的税务大调查,其中关于在电视“学徒”等等节目,大圈其钱能力给予直接的揭示,那么日后他可能再次复制这种成功经验(这是他一直以来行为特点),加上口才属于顶尖之列,世界各国政府(中东可能例外)和高等学府也许对他不感冒,但是企业界给他买单的人,一定大多有人在,因为他的营销术,连纽约时报都冠以“巫术”无法解密、无法解释来形容。但这一切符合企业界的胃口。特朗普总统日后也会因此会很忙碌。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