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十五)

大选之前(十五)

921日美国特斯拉公司在美国纽约国际贸易法院对美国特朗普政府提起诉讼,反对对特斯拉从中国进口的物品征收新的关税。特斯拉希望法庭能够裁定美国政府的做法是非法的,并让其退还特斯拉已经支付的款项。

 

马斯克一直是特朗普总统推崇的美国新时代的企业家,尤其在特斯拉火箭实验的时候,他和副总统彭斯亲临现场,当着媒体夸奖马斯克。而现在特斯拉带头反目,起诉特朗普政府,有舆论认为这是马斯克看到民调拜登大幅领先,几个月后特朗普就不在位了,主动出击在特朗普余下时间里,拿回一些钱财的举动。也有舆论认为这是一个讨好另一方的举动,总之特斯拉这一举动原因有很多解读。

 

从时间顺序或回溯角度,915日世贸组织专家组就中国诉美301关税措施世贸争端案发布专家组报告,认定美方涉案征税措施违反世贸组织义务。可能是特斯拉最终决定起诉特朗普政府原因所在,由于有了世贸的决定,特斯拉起诉在时间上、背景依托上、舆论氛围上就比较有利。至于官司是否能赢,依然充满变数,因为这个关税行政命令涉及面非常大,司法论辩博弈也会耗费很多时间,短期解决可能性不大,尤其美国国内法经常表现为高于国际法,因此世贸决定对美国法院影响有限。特斯拉当然知道赢很难,要回关税更难,但是起诉是经过算计的,赢固然好,不赢在美国也没有什么损失,继续做下去就是了,但是对在另一方会赢得很多好处和利益。

 

马斯克不怕日后得罪特朗普总统本人吗?应该不怕,否则他就不会在大洋彼岸建厂,尤其还在两边敏感阶段。这是他的独特性格决定的,盖茨说他与乔布斯不是一类人,一个是工程师,另一个是……(盖茨没有具体说乔布斯是什么人)。盖茨从他那个角度和认识是对的,但是马斯克与乔布斯也有类似地方,就是处理人际和周边关系时的“我行我素”的不合群和不按常理出牌则是一致的,所以他们在性格和为人处世上一直充满争议(从两人传记中可以找到)。

 

 

至于说有些媒体所说很多美国公司就关税问题已经起诉特朗普政府,应该是还没有出现这样“群殴”状况,更多公司不会在大选之前这个敏感时段,去做马斯克这样举动的。因为很多公司对特朗普和拜登都给了赞助(双边下注),因为选情其实已经进入比较焦灼阶段,拜登领先在缩小(3.2%)。更多人在关税问题上,是采取“搭便车”态度,特斯拉赢了,大家跟进;特斯拉输了,自己就是现状继续;僵持那就让特斯拉去耽误时间,并且不是任何一个美国公司在中国都有现在特斯拉局面的。其他公司在美国输了,就是真的输了,没有额外的补偿和获得。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