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十六)

大选之前(十六)

首场辩论后,各媒体都有相关的选民调查,由于“华盛顿邮报”和“纽约客”都登载社论明确支持某一候选人(之后还会有其他媒体或个人、团体有类似举动),因此重要人气指标辩论会收视率,就变得比选民调查更为客观和直接(样本数量最大)。

在周三第一场辩论会结束后,媒体调查公司尼尔森公布收视情况为:观众人数7312.3万,少于2016年希拉里与特朗普首场辩论会的历史记录8400万。也印证了两党大会时观众下降趋势,区别是下降幅度略低。但影响本次选举的投票率已经成为定局。

由于特朗普与拜登这次辩论被称之为史上“最丑陋”互殴性,缺乏未来图景辩论会,因此可以预见,接下来两场收视率下降幅度会更大(历史特点和现实乏味的共振)。因此会影响未确定选民投票意愿和方向选择。甚至因此放弃投票(中间选民的特点)。

由于美国社情的特殊与各州投票方式的差异,加上疫情带来邮寄选票大幅增加,因此投票率高低对两位候选人的成败影响呈现是相反态势。这一点大多被忽略。而普遍重视选民调查,其实之前差距已经被缩小到2.8%,属于误差范围了,竞争已经是白热化。这也是为什么特朗普总统总是对邮寄选票大发雷霆,“阴谋论”指责不断,完全使用是一种“恐吓”“吓退”战术的原因所在。

虽然没有到正式选举日113日,但是邮寄选票已经在一些州开始提前发出,据相关媒体报道总数达到了120万,并且说,在三场辩论还没有完的情况下就可达3百万张。说明一部分选民已经有了意向,根本不需要电视辩论会引导抉择。这部分选民大多应该属于两党基本盘铁杆粉丝。因此中间选民对此次大选兴趣其实非常关键了。

美国是一个特殊社会,社情态度也是非常独特。这次纽约布鲁克林收到了,不合格选票10万张,这是委托机构印刷出的错,在本次大选如此敏感时候出现,但是媒体也就仅仅报道而已,两派也没有人站出来发挥一下,比如阴谋论等等议论,委托机构重印换回新的就是了。邮寄选票问题,不管特朗普总统如何搞事,各地依然是我行我素。邮政总局官员被叫到议会听证,很多事情也是漏洞百出,但没有变成实际的事端。

美国新冠疫情死掉了20万人,因此也只看到了规模不大悼念活动。但是一个黑人无端地在街上被警察夺取生命,则变成了今天都没有停歇全国性大规模抗议活动。人们面对不同生命逝去方式,其后面认知逻辑和态度就是美国社情。只有了解这个的“不同”,才能准确分析和预测这个社会的“共同”。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