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二十三)

大选之前(二十三)

一个被特朗普总统称之为都是“失败者”的,由资深共和党人、曾经为布什总统等共和党执政时期服务过高层人士组成的“林肯计划”一群人,正在在舆论上发起清洁共和党,并且支持拜登的活动。他们认为现在共和党是非不明,比如在三K当问题上,已经没有了像里根总统那样旗帜鲜明反对立场。他们反思是从麦凯恩选择竞选搭档佩林作为起点的,认为佩林的出现,尤其言语风格,其实就是特朗普出现前兆。目前只有两家美国主流媒体在不太重要位置上报道了“林肯计划”这个组织,显然媒体也认为他们不太能够成气候。这个组织的领头人说,如果这次民主党总统是桑德斯,那么他们就会更明确去支持了。这一点非常耐人寻味。

让我们可以用更广阔视角,跨越驴象之争,看到美国内部面对一个都不可能回避问题,其中他们中有些人认为是潜在危机,那就是贫富差距在造成内部矛盾激化,它必然延伸到大选之后。现在看到已经发生一切,比如疫情防控措施的分裂、黑人被警察滥杀等等,都是这个病灶压抑不住的左突右冲的结果。而草根之伤是核心。

特朗普总统在2016年选举成功,是草根的选择,也是长期他们被漠视的一次深刻“反动”的结果,当然从某种意义是矫枉过正了,因此特朗普有一种“农民起义”成功历史性规律体现。当时就有评论认为特朗普作为政治界“边缘人物”,利用时代缺陷得以成功。也可以说,这是二次大战后,一次正统政界和主流知识分子的一次失败,从历史角度也是给他们一次教训。

特朗普总统执政了四年,草根问题并没有解决,所以他对他的支持者们说,要相信他,相信民主党,美国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世界。那么我们再看看民主党,现在选出来的是拜登作为候选人,但是如果我们看看之前与拜登竞选的哪些民主党人,比如桑德斯和沃伦,那么竞选纲领都是以草根作为出发点,反而拜登则是代表原来正统政界和主流知识分子(中产阶级),因此两党代表变革力量(或称之为)新兴力量都是发力于草根阶层,特朗普与桑德斯、沃伦当然行为方式和语言风格是不同的,但是着力点都放在美国草根阶层是没有分歧的,这也就是说,在相当一段时间两党都是在按照自己的理念,去争取草根。两党新兴势力上台都是采取对原有格局的“破坏性重构”。

你看看历次美国大选,那六个著名的摇摆州,决定胜负中间选民不是那里富人、也不是中产阶级,而是普通草根,之所以摇摆其实是和他们处境和教育程度有关。这也就是为什么民意调查容易出现那么大偏差,虽然与调查方式以普选为主,而选举结果是以选举票为准,造成了正负百分之五的误差,还有一个人人都知道,不愿意明说,就是低受教育者,在调研配合上不合作大大高于中产阶级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美国正统政界和主流知识分子(含媒体)没有注意到一个细微变化,那就是从克林顿总统之后,美国梦出现了其中一个长久支点衰弱,即底层通往中产阶级(收入)路变得越来越窄,但当中产阶级向富人阶层的路,也开始出现某种类似征兆时,问题就全面浮现了,恰恰这时特朗普出现了,他代表了保守力量,按照他们的逻辑找到了出现以上问题病因就是全球化。

我们假设拜登赢得选举,按照特朗普思路走,他一定不愿意,按照本党桑德斯和沃伦路子走,那他的感情能够接受吗,显然也是困难的。回到奥巴马时代也并非容易,因为他接手美国的时候,失业率与特朗普接手的时候失业率,完全不再一个水准,降低失业率非常难,如果降,他能选择再次全球化吗?还是拜登版美国优先,其实答案现在就有了。共和党的大赤字财政路子,民主党上来了可能有第二种选择吗?高盛最近出了三篇系列关于拜登赢得大选可能对美国经济影响文章,其中第一篇就是拜登上来搞五万亿美元刺激计划。

美国内情告诉我们一个不得不接受现实,就是它真的回不去过去了,即使拜登赢得大选,前两年一些行为与特朗普总统会非常不同,比如恢复那些退出国际组织、改善与盟友关系,但是后两年相信在某些方面,大家会看到特朗普的某些风格回来了。为什么可能回来了,因为美国内部变化了,有些事情想取得进展,只能采取特朗普那种“破坏性重构”的方式,才能解决问题。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