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二十六)

大选之前(二十六)

下周看点共和党人是否全面出来救特朗普,还是躲起来只顾自己。

截止今日早晨美国知名的政治网站RealClear Politics统计全美主要民调均值拜登领先特朗普9.4百分点。

全美离正式大选还有十九天的时候,选民们已经投出了1700万张选票(邮寄和现场),其中媒体统计民主党选民占55%,共和党选民占24%,其他选民为16%。(另外还有未统计的)。

由于民调属于抽样普查方式,如果是普选,那么准确率就一定很高,由于目前民调超过了百分之五误差率,可以说拜登有百分之八十五概率获选了。但是美国是选举人制度,因此民调误差率就会比较高,因为这涉及到样本结构、分布等等问题,民调由于样本总量相对比较少(成本决定的),误差比较大是自然的(在这里不做探讨了),2016年就是典型一例。

本周特朗普总统正在走走透六个摇摆州,每日一个去乞求那里人们投他一票,并且更可怜场景出现了,公众场合我们只能看到特朗普总统家人轮番上场(估计夫人也很快就会露面),其他共和党重量级的人还不见踪影。特朗普总统今日已经改了口风,他接受如果选举失败,他会和平交出权力,但对选举过程他保留质疑权利。说明他的心态已经不那么自信了。

我们在看看,共和党大佬参议长麦康奈尔,还是在一根筋地搞大法官任命事情,对于特朗普总统提出救济经济扩大规模计划(也是低头佩洛西),明确表达了不支持的态度;全美一直支持特朗普总统的媒体福克斯,关注焦点则是它的竞争对手CNN的一些“鸡毛蒜皮”人事方面与大选无关事情,对特朗普总统的大选之事,已经开始注意力不集中的状态。

虽然我们不能排除,从本周末开始会出现墙倒众人推局面,但是特朗普总统仍然在此一搏,就争取选举票的险胜。他的走走透的现场方式和病愈之后接受保守电台的主持人长达两个小时采访,都是指向六个摇摆州(合计接近百分之十九选举人票)那里选民的。其实这些方式则是美国政界传统方式,而这一段时间突然你看不到了那个用现代招数“推特”总统身影了。六个摇摆州选民恰恰就是传统中西部州。

我们从另外一点去谈一下美国特情,纽约证券交易所交易大厅仍然保留几百个手拿传统纸条的经纪人,难道美国不能采取无纸化、计算化和互联网化交易的无人大厅吗?显然不是,而是保留传统的意识,是美国社会主流一种共同认识。知道这些的内因后,我们自然就会理解,为什么中西部很多选民,仍然在互联网时代,获取信息依然信赖报纸和电台的原因所在。

所以为什么美国政客不会放弃报纸投书、保留在电台上讲话,在电视台竞选辩论,而不是赶时髦地一味地通过网上直播。那是美国特殊社情决定的。这是政治或文化传统,不能简单地评论这是落后的意识或过时的生活形态,否则我们无法解释一年一度诺贝尔奖金获得者中美籍人士仍然占有相当高比例的基本事实。

今天关于拜登和哈里斯险遭感染疫情事件,为什么竞争对手没有去负面发挥或放大,其实如同前一日特朗普总统夫人爆料儿子曾经检测阳性事情一样,民主党也没有去放大。因为这都属于主动爆料,并且主动消化、使得对方都看不出来有“延展性后果”,说明疫情的事情短期并不重要(即使今天美国新增病例又创了几个月以来新高),其次双方彼此处理负面信息手法是一致,水平也是相当的(小危机处理能力)。

如果特朗普总统失去总统宝座,他又给共和党执政总统仅当一届就下台增加了新案例(之前有福特和老布什),他归因第一位的就是疫情处理不力,第二就是本人有感染新冠病毒、第三就是第二轮救援计划的出尔反尔(以往赢就是这个手法,而现在问题和时空不一样了,反而是一个败招)。

拜登假设赢得大选,疫情处理也并非容易,不要忘了带不戴口罩,在美国依然是一个问题,没有全民共识的问题,如果我们承认它是一个社情文化问题,那么就与谁是总统无关了。从自然科学角度这个问题,理性答案不会有争议,但是从社会学角度而言,则就复杂得多。并且欧美社会在这一问题上并无太大差别。但愿最后是疫苗能够让所有争议安静下来。

美国大选平均民调走势

美国每日新增病例变化趋势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