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二十七)

大选之前(二十七)

本周是按部就班的一周。救援计划再商议、大法官任命投票、最后一场总统辩论会都在剧本安排之中。留个十月惊喜日子也只有两周了。

由于之前几家疫苗公司先后叫停了实验,当美国辉瑞公司和德国生物科技公司BioNTech SE组合在上周末声称在11月中下旬将正式申请疫苗上市的信息,已经属于“疲劳性”的新闻,因此没有什么反响。其实它是希望之星。因为它是六家走在前面疫苗产品唯一只需打一针即可产品。很可能欧盟医疗药品监管当局先于美国同行审批通过,在欧盟快速投放,因为欧洲疫情第二波来势汹汹,并且欧盟没有美国大选这样政治因素需要顾及。

特朗普总统最近走走透演讲中没有特意提到疫苗,而是讲治疗方面,由于他的领导如何出色的事情。主要因为三个原因:一是近期他与福奇争议,二是长久以来共和党追随者对疫苗不感冒的态度。(文化背景是生命达尔文主义)三、他与CDC矛盾,他知道他们与药厂不会配合大选提前拿出来疫苗。所以在这方面他采取扮演“受害者”方式谈疫苗推出过程中,有很多人与他作对等等。

拜登在疫苗问题上采取“公事公办”标准答案方式应对,只要CDC审核通过,而不是特朗普总统推荐,那他就在第一时间去打针。但是他也不做任何推动疫苗在全美注射推广事情,因为它深知在美国关于打疫苗是一个并非一致想法事情,他不想主动去招惹是非。并且疫苗不可能是百分之百有效,背书是有信誉风险的。作为职业政客拜登知道这件事“分寸”。

在美国大选出来结果的不久的时候,应该至少有两种疫苗会被批准上市(辉瑞组合和牛津组合等等),到了新总统正式上台的时候,属于第一批范围内美国人(老人、医疗机构人员、军人和公职人员)就会部分得到接种。在这之前美国疫情形势很难得到根本性好转。

周末众议长佩洛西给特朗普总统下了48小时关于第二轮救援经济方案磋商最后通牒,继续挤压特朗普总统与共和党参议长麦康奈尔之间关系,而麦康奈尔则是在佩洛西提出最后通牒前几个小时,就拿出了自己安排,即本周二、三在参议院表决只有5000亿规模救助方案。特朗普总统显然目前加在了中间,被双方挤压,开始他想让佩洛西和麦康奈尔服从他的方案,不服中你们就得罪大众(失业者)、相关产业(航空、中小企业)和华尔街(股市)。但是佩洛西、麦康奈尔他们短期没有竞选压力,都在为日后布局,因此都出了方案,而不是为反对而反对,确实显示出了,他们虽然各自立场不同、代表不同政党,作为资深职业政客把戏玩的更深更到位,现在着急只有特朗普总统了,让步是不可避免的了。

到了上周末,华尔街大行都纷纷开始出了(之前只有高盛),让投资者做好民主党大选全面胜利(总统和众参两院)的思想准备的报告,并且劝告不要太担心民主党上台加税的问题,因为财政赤字还会为了经济推高的。明年还是可以大干的(财政支持、货币支持和疫苗支持)。既然明年不错,现在就是进场机会了(诱多开始众口一词)。

由于美国经济信奉市场达尔文主义,因此经济在复苏过程中,一定呈现出不平衡性,即就业在一些行业快速复苏,在另一个些行业依然呈现出大幅裁员特征(美国工会与欧洲工会扮演角色差别也是原因之一)。加上共和党对就业(也包括福利)认识与民主党认识不同,也带来救济经济着力点不同(方向和规模),因此博弈则是自始至终的。

周末共和党和民主党联席主席分别接受了不同媒体采访,共和党主席回答都是党内没有分裂,也没有观望,而是都在各自岗位上;民主党主席回答则是,我们会尊重特朗普总统,拜登和民主党并非到了躺着就能赢的地步。

平均民调在特朗普总统连续一周走走透努力下,从上周五开始短短三天时间里,与拜登民调缩短了0.5百分点,到了8.9,如果在选前能够压缩到百分之五以内,仍然存在着依靠选举人制度险胜可能性。

截止2020年10月18日全球各国(前20国)累计新冠确诊病例数

单位:万人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