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二十八)

大选之前(二十八)

在大选之前周一信息密度也处于一个月以来最低值,逻辑上又到了再次增加的前夜,因为离大选日子越来越近,互喷对手和爆料时间变得越来越珍贵。而内容烈度继续保持之前的观点,即特朗普总统感染新冠病毒那条信息依然最高值。

最知名摇摆州佛罗里达昨天开始了投票,虽然全美已经有2770万选票投出,邮寄数量是历年数倍情况下,该州现场投票非常踊跃。在整体选举制度美国有全国标准外,其他方面各州都有所不同,保持各自文化特色,这是美国特情。

特朗普总统对邮寄选票耿耿于怀、说了太多的风凉话,但是民主党的一些支持者也钟情于现场投票,也对邮寄选票抱有一定担心,虽然他们投票给拜登。正像关于特朗普总统税收问题上,一些选民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事,属于特朗普总统在个人财务方面私人处理问题,不便说三道四。在其他国家也许认为这是一个大是大非或黑白分明问题,但是很多美国人不这么看,其实这就是美国社情。

最近特朗普总统讲演中又开始了特朗普式“乱喷”,比如说拜登家族是犯罪团伙,应该抓起来(当年说希拉里也是如此用词);又比如说自己如果不能当选总统将出走海外,以及最新的对福奇博士使用“他是一场灾难”“他在这里(任职)待了五百年”等等很极致用词或用语。包括之前他的系列口头禅“假新闻”“让美国再次伟大”“失败者”等等。似乎与几十年来我们看到美国政界人士表达方式和用语大相径庭,但是为什么在他公开讲演的时候,底下的听众仍然有很多人欢呼,并且他在2016年获得总统选举胜利,当然原因有很多,能举出的有十条八条来,但是有一条我本人是非常认可的(当然不是唯一的),那就是特朗普风格代表了在美国长期被忽视(或边缘化)一群人的风格或者说表达诉求。几十年来我们看到的更多是华盛顿风格和纽约语言的形象和表达。这次是中西部牛仔回来了,让我们看到了美国更远的过去的历史、人文和习惯。这一段的现在终究在历史上算哪一段,特朗普“破坏性重构”或拜登再次回归“战后精英”路线,还是他们就是一个过渡,之后新一代政治新星找到了第三条路线,可以说在未来十年就会有清晰答案。

倾向特朗普总统的福克斯电视台,依然抓住拜登儿子新闻不放,而这个爆料充满让人疑惑之处,为什么是小报纽约邮报率先登出来,而不是福克斯;Facebook和推特也被卷进拜登儿子的新闻的事件中,因为特朗普团队和福克斯指责这两家媒体压制关于拜登儿子的负面报道,如果这一切指责是属实的,那么换一个角度来看,Facebook和推特是否已经利用他们的大数据统计出来了,大选谁胜谁负的结果了,所以他们“管制”选择就出现了。

 

在貌似舆论导向拜登时候,一些民意调查仍然值得关注,IBD/TIPP和RASMMEN这两组最新数据则是拜登仅仅领先特朗普百分之六(2016年此时希拉里领先特朗普是6.5);在面对2770万已经投出票选民,民主党支持者占55%统计数据时,共和党联席那位女主席神情自若回答是,共和党人从来都是在最后投出他们最为有力那一票的。她的讲话其实说出了,美国一个人所共知的社情,虽然对于大选结果不一定有参考余地,但是它对了解美国共和党人行为学则是有直接帮助的。

由于很多事情趋势偏于负面,因此不安感就会自然被强化,所以“不确定性”这个用词被广泛接受,其实是不敢于面对“确定性”负面或者不希望“负面确定性”兑现的心理和情绪在起作用。当坦然接受了这一切,也意味着心态和情绪的稳定的到来,只有这一切稳定,那么智慧才能得以解放与释放,才能找到解决之道,让趋势向正面转化。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