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二十九)

大选之前(二十九)

票选政治网站平均民调下降到了8.4,而IBD/TIPP民调到了只有百分之三的差距,福克斯今天版面有些乐观气氛冒出来,ABC也开始很微观地报道了摇摆州选情复杂性,而全美发行量最大报纸“今日美国”则发表编辑部支持拜登社评。特朗普总统在宾夕法尼亚演讲,不再乱喷,采取以“郊区女性”为对象精确煽情,夫人本来计划现场助一臂之力,但咳嗽还未消失,并且周四还有最后辩论需要她露面,因此特朗普总统进入了独自“苦战”阶段。

麦康奈尔在佩洛西与特朗普逐步就经济第二轮援助计划接近达成协议最后一公里时候,仍然持反对态度,其实就是一个“涮存在感”政客惯用手法,但是最终在完成巴雷特大法官任命后,他的态度也会转变,因为合格政客“让步”是一个长期存在下去基本素质。他现在是在拿捏最佳时机而已,与之前佩洛西手法是一样的,即榨干对手,但不要对手的命,因为有对手(有实力的)的博弈才能有利益所得。

由于有2016年选举前车之鉴,民主党人在离大选还有两周时间时,在民调领先情况下出现了前所未有焦虑症,对任何来自第一线的信息都非常敏感,而对民调也是一个想看又怕看的心理。关于选举人制度存在着即使普票胜选(民主党戈尔和希拉里),也可能输掉大选分析和评论已经很多了,但是“比例人口”分析方法和揭示问题则是还不够重视。

比如邮寄选票此次大选比例是历史最高,这是一个宏观“比例人口”概念,中观还是地域和族群,微观则是年龄组,比如邮寄选票为了防止欺诈,一个是采取条形码(唯一号),另一个就是投票人签名,我们都知道美国是一个商业信誉社会,在商业合同和银行发票等等需要当事人签名的,但是由于刚刚进入合格选举的青年人,他的商业和银行内活动,还非常少,因此各州对于这部分比例人口,很少有签名记录(或存档),因此在选票真伪核查时就需要时间和人力,需要指出的是,美国人力成本是很高的(一个雇佣,另一个是素质)。

今日报纸就登出了一个邮政局职员偷窃选票事情,但是媒体报道细节时则非常小心,因为在美国邮政局从业人员有相当多(比例人口)非洲裔,弄不好就出现“政治是否准确的问题”。总结2016年民调偏差的问题时候,其实就是一个在调研时候在高中以下白人统计方面“结构性缺陷”造成主要原因。至于目前所说的这些人不接电话或故意说支持另一方问题并不严重,即个案是存在的,整体有组织情况是不存在,有的人把其他地方出现的这样情况演绎过来,是阴谋论在作怪。还有就是过于“小资”化,不够“接地气”。其实就是忽略“比例人口”和“结构性缺陷”这样细致观察能力缺乏问题。

到了美国大选这个阶段,需要拉开一些距离去思考或回答一些可能涉及稍微长一些时间里可能影响现实问题:

我们知道了特朗普总统改变了很多过往的美国做法,但是他没有改变美国哪些方面又是什么呢?

如果特朗普总统再次连任,他坚持什么也许不难回答,他会改变或调整什么又会是什么呢?

我们知道拜登上台后会改变特朗普总统很多做法,但是拜登是否会改变特朗普总统所有做法?他会保留哪些特朗普总统做法呢?他们一致地方可能是什么?

特朗普和拜登都没改变美国的事情是什么?但是哪些可能是美国政界后来者会去改变的又是什么?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