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三十三)

大选之前(三十三)

拜登特朗普平均民调之差小幅回落到7.8,引人注目的是RASMUSSEN REPORT的民调呈现特朗普赢拜登百分之一的情况,在几十个民调中显得鹤立鸡群,但可以排除是故意所为。

美股和欧股大幅下挫,美股诱多行情已经结束。从现在看无论大选什么结果,美股今年上升行情有百分之八十可能性结束了,接下来以调整反弹为主。短期因素是美国和欧洲疫情出现新一波,以及美国第二轮救援计划迟迟不能批准有关。中期因素应该还是疫情造成经济恢复波折所致。白宫幕僚长一句不会刻意控制疫情,重点还是放在恢复经济的话,让市场短期失望情绪达到近期的高点。白宫经济顾问库的洛与众议长佩洛西的互相指责,其实就是一个卸责举动。而佩洛西很可能复制麦康奈尔政治手法,强行在众议院表决民主党救援经济提案,使得责任彻底推向共和党。佩洛西和麦康奈尔都是年迈资深政客,虽然属于两个不同政党,“老套”招数则是殊路同归,没有意外之处。

我们都知道美国是一个合法持枪社会,但是关于枪在美国也是争议比较大的问题之一,如果再加上非洲裔的另一个社会问题叠加出来事件,那么一定是一个大事件。这是一个有固定情节美式剧本,隔一段时间就上演一次。虽然剧本是固定,甚至有的时候主角都是固定的,比如受害黑人与暴力警察,但是依然呈现问题复杂性,即系统性解决方案总是不能达成。

比如这次黑人被窒息死亡事件,整个就是比较复杂,它的复杂性不是表现在案件本身,而是围绕案件以外出现的诸多事情,比如打砸抢的问题、减少警察经费问题、推倒历史人物的塑像等等。一般人认为这是这场运动支流,不能因其否定整个运动正义的地方。但这是外人看法,而美国当地人对于这些现象则是有不同看法,并且呈现是多级的,而不是两级的。举一例,出现打砸抢问题,放在一个无组织的运动中并不让人意外,但是我们不要忘了美国是一个持枪的社会,用枪保卫自己财产是正当防卫的,但是为什么在抢商店的时候,你没有看见关于店主用枪保卫自己财产报道,他们最多保卫措施则是关闭商店或用防护装备把门面保护起来。这种反常一定有背后特殊社情或潜文化的认知存在,那就是很多人认为黑人平常受到比较大压制,在一段时间里总要发泄一下,包括他们对黑人群体内在身体与心理的一些约定俗成的认知,因此不应采取暴力对抗方式处理黑人青年焚烧商店的举动,自己保护一下商店或者依靠保险公司赔偿,用软处理方式应对,这种所谓的黑人暴力周期。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黑人青年在运动中(非平常)对于商店打砸抢,最多就是警察拘留一下,罕见有被因此判刑的和被经济索赔事情。可以说社会总体有一个人所共知但又不明说的处理此类事情的规则。

美国步枪协会长期以来是支持共和党的,但它不是民兵组织,白人长期以来就有民兵组织,最近CNN有采访到了一个黑人刚刚成立的民兵组织。这些组织无论什么意识形态都要备案,只要公众场合聚集都要申请,随便开枪(即使向天空)警察也要被问询。但是警察也不能随便给任何民兵组织定性问恐怖集团。警察监视这些民兵组织一般都靠举报或卧底,最新一例就是密歇根州长未遂绑架案件。

在美国选举的期间,不同州对于是否可以持枪进入投票站有着不同规定,新罕布什尔州的法官就认为他没有资格去限制带枪者去投票,但是大多数州对于投票站持枪是有限制规定(有限制距离),民众也认为某人带枪来有些奇怪,大多会报警。比如最近就有一例,一个警察带着枪去投票,而且带着写有支持特朗普名字口罩,因此被选民举报,警察局给这个警察采取停职处理。

黑人被警察窒息事件,由于开始特朗普总统暧昧的表态,使得他受到很多人反对,但是随着抗议事件外溢状况不断地出现,特朗普总统抓到了一些对自己有利空间,比如缩减警察经费问题,它赢得警察的工会支持。包括一些黑人(中产阶级)社区支持。再比如就是一些人推倒一些历史人物塑像,也是被特朗普总统抓住的话题,利用本身这个问题就存在着不同观点和立场,争取到了他要的那部分支持者。特朗普总统在此次黑人事件从早期完全失分状态,到了后期恢复到了一半对一半的局面,基本采取手法就是,自己收回来等对方犯错,然后看到有明显不同(对立)观点人群存在时,强力支持或押注某一方的战术。

无论接下来谁当美国总统,美国黑人问题会有改善,但是进度是一个非常缓慢过程。美国枪支问题也会有改进,但进展也会是很慢的。文明进步,文化再造,比科学技术进步要慢得多,因此社情的观察其实某种意义上说难度更大,更让人有挫败感。

特朗普和拜登同时来到了宾夕法尼亚博近厮杀。特朗普告诉宾州的人们拜登要把你们天然气工业搞没有了;拜登告诉宾州人们说从未希望让石油业消失。而全美报纸都在今日没有戴眼罩和口罩,全员登载着巴雷特女士在参议院投票中以52票对48票获准进入高等法院历史性的消息。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