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三十五)

大选之前(三十五)

平均民调今日没有变化还是拜登领先特朗普7.4。但是最新RASMUSSENREPORT民调再次出现特朗普赢拜登1的信息。

道琼斯指数依然在意料的暴跌之中。美国新冠确认病例还在高位徘徊,激烈竞选进入倒计时,不得不在群情“呼喊”中多吸纳“疫情飞沫”几天了,杀红了眼,生命也顾不上了。

特朗普总统的竞选网站,在敏感时间段被黑客攻击了。美国最高法院分别拒绝了威斯康星州民主党和宾夕法尼州共和党提出的延长投票和计票时间的请求,彼此时间间隔为两天。巴雷特大法官还没有赶上这些投票。两党地方党部提出同样议题,说明美国两党只有候选人团队的竞选策略,而没有所谓全国一盘棋党派策略,这是美国特情。而延长原因则是这两州邮寄选票比例高与各自本党粉丝纪律性不强,以及管理和处理选票能力较弱(未寄出票的处理等等)所致。不是每个州都有此情况,这也是美国的特情。(这里就不用比例人口概念去分析了)

特朗普和拜登同声不同调地谴责了费城街头异动中黑人被警察开枪杀死事件。此事件不会影响选举,他们表态是常规性的,彼此都不会因此得分或减分。因为投票人数已经超过了7100万,达到了相当于2016年总票数的51%。民主党投票人数在降低,共和党投票人数在上升(符合习惯,并不异常)。相对而言,由于特朗普是总统,此事件他的操作空间比拜登大。

美国部分媒体昨天开始大选报道中立化,今天则是出现了大选报道减少,其他内容增加趋势(比如飓风来临、互联网巨头听证会、新冠疫情、费城街头事件等等),还是以ABCCBS走在前面。符合大部分媒体惯例,逐步走向静音(113日前)。然后在大选日再次增加报道。目前回头看之前预测和分析是准确的,即信息烈度先从高点回落,然后是信息密度下降。比如特朗普总统新冠病毒检测阳性烈度判断等等。

特朗普在最后一周,计划走走透十个州,在最后48小时打算举行11集会,拜登节奏在变慢,与特朗普总统形成鲜明对照。原因可能有二:一个是担心新冠病毒,在关键时段被感染,会造成灭顶之灾。其二、不得不说的身体无法像特朗普总统那样消耗,这一点从电视辩论、竞选场地等等,包括电视(媒体)采访,活力真的无法与特朗普总统相提并论。这也是部分美国人信,特朗普总统那些话意思,就是在疫情面前他是冲锋陷阵,而拜登则是躲在地下室说三道四。其实这背后就是社情文化对于疫情看法的“美国分歧”。如果这次特朗普总统仍然能够险胜,不得不说就是“美国分歧”其中一方赢了他们的定义。虽然可以说这是反智行为,也可以惊呼美国有这么多不讲科学的人,但这一切可能都是外人的评说,他们自己并不一定是这么认为的,这一点必须保持清醒,即文化的差异。

如果拜登和民主党这次还不能获胜,特朗普总统继续连任,那么拜登落选可能与几个方面有关:

第一、他不是新人,而是高龄旧人。新人战胜旧人成功例子,克林顿赢老布什,没让其连任最为经典。老布什享受了结束冷战光环、外战胜利都不能保住连任之途。新人容易赢得大选,奥巴马和特朗普也是赢得总统之前也是新人。旧人由于在政坛时间长,作为参议院和州长可以,但是总统就不合适了,并且州长和参议员的选举是一人一票选举,而总统则不是属于选举人票。参议员属于监督职责,任期超过十年以上的人大有人在,但是州长(制度容许),超过十年的则是凤毛麟角,它与总统一样属于行政管理者,社会对它的要求比参议员严苛和具体的多。

第二、拜登没有州长履历,是资深参议员,只有很难有执政业绩副总统头衔。这也是特朗普攻击拜登头号炸弹。经济业绩特朗普还是能找到一二三成绩的,拜登就没有能拿得出手得了。

第三、就是身体总是不让人放心。首先竞选不能像特朗普那么折腾,但是这是一个身体力行事情。其次、不论以往还是最近讲话,时不时出现“断电”现象。因此也是判别其,即使这次赢了,也就是一届。与特朗普总统一样属于历史性过渡人物。

第四、最近关于石油行业说法是一个非常大的“自找麻烦”硬伤。就业和股市是美国选举中非常大,穿透两党意识形态的事情。所以特朗普总统抓住这个不放,在那几个石油州,反复一地举行几场造势大会的原因所在。

第五、最近民主党的竞选策略不够精确,比如特朗普总统是按照他自己2016赢得州(路线图),尤其当时微弱赢得州,做精确和重兵反复拉票,虽然都是特朗普家庭成员上阵居多。但是民主党不能小看特朗普竞选集团会搞新时代选举能力,否则2016年奇迹怎么出来的?特朗普竞选集团采取新的竞选玩法,与以往有很大不同(不能说所有的不同)。

第六、至于拜登儿子的所谓负面信息,可以认为有影响,但是权重不是最大的,并且并不在前列。共和党拿出这条信息,其实是想复制2016年希拉里邮件事件。其实还是选举制度和特朗普作为新人是赢得主要原因。这是我的观点。

那么有人就会问,为什么这次民主党不能找出一个能干新人来挑战特朗普总统的连任,比如四大女将,以及AOC纽约州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等等。反而最后党内竞争是在拜登与桑德斯两个老迈而又资深参议员之间竞争。

我因四年前关注美国的贫富差距大讨论以及大实验(方法),开始发现了美国以民主党为首新一代政治精英群体。比如AOC最为极致,她是历史上最年轻众议院为傲(上任时29岁),他们社会正义主张其实就是北欧模式的美国版,但是美国人不会承认。

放弃美国社会的商业达尔文主义,而另一个是模式式生命达尔文主义,在美国很难被广泛放弃(北欧通过这次新冠疫情观察也存在这一文化问题)。但是放弃商业达尔文主义,恰恰被共和党称之为“社会主义”。因此民主党担心以沃伦参议员为主这样主张现在在美国提出,争议很大并且也很难成功,还是推出中庸的拜登最为保险,没有2016年共和党推出特朗普的魄力(破坏性再造或重构)。

至于说沃伦她们作为女性,美国还没有做好女性当总统精神准备,应该已经不是第一位问题,毕竟从希拉里失败已经有四年了。女性人气和才能积累又前进一步。世界各地女领导这几年快速到位,以及挪威人是幽默给了美国女诗人诺奖,都是一种鞭策加压力给美国社会外力。关键是她们资源积累也不够,还需要些时间,比如AOC仅仅还是在纽约地区。但整体脱颖而出已经是大概率事件了,下个大选周期会比较明显。

拜登此次当选或不当选对于她们的中期影响不大,但是短期可能会有不同潜在影响,好坏参半或增加不确定性。比如失败,那么民主党内部改革会加快,拜登和桑德斯、包括佩洛西就会加速离去,更新换代力度就会比较大。反之拜登上任,这些人还会压抑一段时间,好的地方是可以继续修炼,不好的地方,就是青年一代也可能由于老的还占据一定位置,所以会形成相互竞争后的,资源得到差异,造成成长不同步状况。

还有一点不能采取顺思维态度,就是如果出现这几天华尔街称之为蓝色狂潮胜利后,可能在众参两院,民主党全员同仇敌忾局面来清理共和党的情况抱有警觉态度,因为不论是四大女将,还是AOC已经在民主党初选的时候,有逼宫佩洛西信息传出来了,也就说民主党世代交替问题,已经跃然纸上,甚至会杀到众参两院内。

特朗普总统如果险胜连任,对于民主党青年精英也许并不那么糟糕,反而他们四年后其中佼佼者更容易进入白宫。但是共和党可能因为特朗普连任,新的家族势力与老家族势力的角力,影响共和党的青年一代出头。现在这种潜在危机已经出现苗头。

看看麦克奈尔和佩洛西的近照,再看看他们依然老辣熟练政治手法,但一切似乎都在等待着他们过去、快点过去的印象。美国巨变在路中,各方都在摩拳擦掌和呲牙咧嘴。



推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