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新冠疫苗倒计时(三)

新冠疫苗倒计时(三)

拜登在今日开始允许听取“安全简报”和由特朗普总统提名美联储新任理事谢尔顿女士没有在参议院通过提名,说明特朗普最近孩子气和怨妇性格有所收敛,惯例文化在背后支撑着表面乱而内在有序进行着交接。拜登表面对手已经转移到了参议长共和党人麦康奈尔,而特朗普总统这次得到7300万普票(大大超过他上次当选时),意味着水下对手即特朗普主义和特朗普经济学,给拜登未来挑战非常大。并且特朗普还有百分之五十可能性在四年后再次竞选总统职位。拜登已经提出了“学生贷款”全免主张,不要忘了这是被冠名“社会主义者”桑德斯的主意,但是钱从哪里来,众议院佩洛西自顾不暇,参议院麦康奈尔为了两年后参议院选举正在图谋算计,这是一次行动上的大考,因为这项政策与防疫不同在于,没有疫苗作为依托。拜登上任没有悬念,但是处境比特朗普上台时凶险得多。拜登在上任之前还得忍受特朗普一段孩子气性格,比如抗疫最需要得到新冠数据库与简报,拜登至今还不能看到。 “安全简报”特朗普就是搞挤牙膏的游戏,而“疫情简报”更会如此,因为这是他大选失败最主要原因。由于美国政府向世界主要几个疫苗厂商都强制性地进行了近乎排他性预订和采购,因此拜登上任后最大焦点不是搞全境封闭防疫措施,而是疫苗分发体系建立,这一点所有发达国家都已经讨论许久,我们在这期重点讨论一下疫苗分发中可能出现各类问题。

 

一、 全球分发问题

 

虽然有一个150多国参加“疫苗联盟”,但是由于初期疫苗品种数量和单一疫苗数量受到极大生产的制约,因此参与国能够得到数量是极其有限的(比例人口分配)。另外还存在大国已经交付(在联盟体制外)给重点厂家全额或预付金疫苗费用问题,以及最终好中之好,变得稀缺,生产短期出现缺口问题。

 

全球最大疫苗生产国印度已经表态,愿意生产各国优质疫苗。其他生产大国还未表态,其中时间差(民族保护主义)可能带来缺口,也将是未来一个全球媒体讨论焦点。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没有参加这个“疫苗联盟”,但是它订购了所有跑在前面的疫苗研制厂商的疫苗产品,并且FDA也掌握着全球最大疫苗市场的进入权。希望拜登上任后在疫苗问题上能够表达出人类平等的“全球善意”。

 

国际奥委会已经表达出,在东京奥运会期间,疫苗费用全部承担的意见,因此特殊事件优先选择也是一个不能忽视全球分发问题。总有特殊事件和特殊人群,在疫苗分发中出现一些:误解、矛盾、不平等情况。

 

疫苗产品无论是首期上市的,还是之后接二连三上市的,都存在着质量、配送水平、生产数量差异,但是如果分送比例出现失衡,也会造成不平等现象出现,尤其发展国家的物流和配送水平基础都比较薄弱,因此自然条件就会收到某种制约,如果在加上疫苗优质品种上的歧视,那么全球防疫结果就会出现明显差异。

 

二、 一国之内分发问题

 

全球绝大多数国家不可能做到准备好“等人口”数量疫苗,在一个规定时间内同步注射疫苗。大多数采取是先重点人口注射,然后在所有人口注射的步骤,期间也会有区域先后、城乡之分。一般重点人口的划定,医务人员、军人、海关、外交人员、公安等等,年龄划分一般老年人(比如70岁以上等等),不会出现分发争议。但是接下来就会出现不等的争议,因为人群扩大了、地域扩大了、注射地条件差异也加大了,推进速度必然差异巨大。

 

近期纽约州州长与特朗普总统就联邦政府的疫苗分发计划问题,就处于剑拔弩张、相互威胁进行法律诉讼,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一国之内疫苗分发经典案例。特朗普总统认为,纽约州对疫苗品种挑肥拣瘦,对疫苗本身表现的非常不信任,那么纽约州在明年四月前全美得到疫苗需要等等,审查一下州长的情况再说。而纽约州州长反击则是说,特朗普政府分发计划是交给私人公司来做,那么低收入群体和黑人社区将会受到不平等的影响,分发计划需要重置。此时拜登也发言,他要看整个联邦疫苗分发计划。疫苗分发政治化在早期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几乎无法避免。

 

三、 先行实验

 

辉瑞公司刚刚宣布在美国四个州进行疫苗推广实验,整个实验规模其实并不大,但是四个州的选择非常精心,因为地区和社情互相差异性极大,表面看来是为辉瑞疫苗(超低温储存和配送)找到实际经验,其实也是为更大分发和配送找到整体解决方案。简单地说,辉瑞胃口很大,商业硬产品和软产品都要,并且一定是放远全球。目前其他竞争对手还没有走到这一步。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