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新冠疫苗倒计时(五)

新冠疫苗倒计时(五)

终于牛津大学与阿斯利康疫苗组合发声了。其发言人在今日接受BBC专访的时候,提供了大约正式公布三期实验的数据的时间表,即圣诞节前。其二、他认为与辉瑞组合、Moderna不是竞争关系,从世界角度而言需要更多更好的疫苗产品,尤其疫苗投放初期。第三、全球所有疫苗产品他比喻为在登山,目前仅仅是在山脚下。这是迄今为止,最为客观评价的言语。其实我们从流感疫苗,以及青霉素产生的过程,已经揭示了疫苗不断实验不断地升级近百年历史,证明了他的说法是恰当的。

 

福奇博士也在今天提出了关于疫苗作用的新的看法,他认为目前两种走在前面疫苗还需要观察他们实际效果,并且从流感疫苗的经验来看,疫苗并不能解决人民之间相互传染的问题。他说此话背景则是,一个谈到了无症状传染问题,另一个是注射疫苗者与非注射疫苗者之间接触可能存在的问题。他其实是在提醒人民不能因为疫苗利好不断地传来,放松社交距离(第二位是戴口罩问题)。

 

从本周初开始,日本和韩国疫苗出现了一波非常严峻局面,日本单日新增病例已经是在不断地创历史新高的过程,日本政府压力非常大,当记者问首相菅义伟,疫情如此严重,为什么还在推广旅游业,菅义伟回答说,整个旅游业在日本涉及900万人就业。另一个涉及明年重大活动敏感问题,所有人都知道,但都不愿去谈,也没有会去问。韩国情况最近也很不乐观,上调和下调疫情防控措施,来来回回已经很多次了。酒吧可以关关开开,但是电影院涉及韩流经济根本事情,如同日本旅游业一样,韩国政府咬着牙不敢关。加上韩国今年在很长一段时间是作为全球抗疫优等生形象存在,并且韩国也在向外推广自己经验,但此时韩国再次面临疫情形势,使得韩国政府在控制疫情上,内在压力比其他国家更加复杂。

 

本期我们重点讨论一下日本和韩国在疫苗方面林林总总:

 

1、              日本和韩国在疫苗研发上,从时间起步角度而言都处于世界最早期之列,在疫情刚刚出现的时候,日本和韩国就有准备和规划,甚至出现了特派人员去特定疫区取样冒险行为,情报先行日韩都做到了。

 

2、              韩国有15家生物企业有计划开发疫苗,但是得到政府资助则很少,目前只有三种疫苗在今年年底前可能投入一期临床试验。明年下半年韩国国产疫苗才能上市。日本参与疫苗研发企业并不多,大约也是只有两三种在年底前可以进行一期实验,日本国产疫苗上市可能需要到明年第三季度甚至更晚。日韩疫苗起步都比较早,但是为什么疫苗研制进展不快,根据报道与很多原因有关,首先是科研水平、日本虽然这些年有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但是基础科研投入不够,人才断档。韩国是医药生产大国,而不是医药科研大国。日韩两国都是最早参与国际疫苗联盟国家,因此他们在疫苗研发这个事情上是有自知之明的。

 

3、              日本和韩国都采取了紧盯国际最主要疫苗厂商,采取预付订金、多渠道购买的策略,并且都作为一个国家宣誓部分,即疫苗对全体人民进行免费注射。其实从长期而言,两国政府都知道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新冠病毒长期存在,另一个就是终究疫苗来自本国生产,而不可能依赖外国,自然就会走到那一步。疫苗全球早期投放,没有必要去搞民粹所谓爱国产品,而是全球谁早谁好,能够为国民买到不管花多大代价和周折,都是努力,并且让全体人民看到这个努力过程,背后的支持是执政理念和执政文化。

 

4、              日本选择外国疫苗产品还有是因为,明年盛会在东京举行,这样可以增加来宾信任感,降低自己本身责任负担。韩国提出为全球生产疫苗,一是韩国本身就是制药大国,做好代工厂从经济上和与他国关系上都可以是加分举动。日本和韩国在早期疫苗注射非本土化产品优先,还有的考虑就是疫苗本身风险,以及国民长久以来对国产疫苗的怀疑习惯,尤其韩国最近流感疫苗出现的问题,使得韩国在疫苗问题上,不能采取文化“韩流”那种自信方式处理。

 

5、              无论日本还是韩国从五月以来,政府不断地在公开场合,介绍和讨论关于购买海外疫苗进展情况,以及海外疫苗到手后分发方案。两国都把疫苗事情,当成政府公共关系和政府政绩来推广常态事项。

 

6、              不要怀疑日本和韩国能够拿出国产疫苗能力,在时间上不抢它们是有多种原因和多种因素考量的综合评估结果,也因此形成整体的包含疫苗购买、研发和分发内容的国家策略。

日本韩国每日新增新冠病例变化趋势

 

                       数据来源:日本厚生省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