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新冠疫苗倒计时(六)

新冠疫苗倒计时(六)

上周五辉瑞与BioNTech组合正式向FDA提出疫苗紧急申请,辉瑞CEO也发表了充满激情的类历史性的人类宣言。FDA接着宣布1210日准备召开公开会议,在外部专家在场情况下,做第一次疫苗审核。

 

白宫疫苗负责人对媒体表示,在FDA批准后24小时内疫苗就可以运送到第一批免费注射地点,而全部美国都能注射疫苗需要到明年五月份。政府和医药厂家的目标显然就是圣诞节前,而新冠疫苗就是作为圣诞礼物给予民众。目前压力就到了FDA身上了。至于周末特朗普大儿子新冠检测是阳性,也仅仅是一笑置之信息了。

 

美国FDA一直在疫苗问题上保持克制和冷静态度,他们非常知道,仅仅在美国就有接近四十家医药或生物公司在做疫苗这个事情,并且每个企业在疫苗方面的策略也是不同的,呈现出极其复杂的局面,尤其医药市场和资本市场潜在可能出现种种现象,它们是预知的,经验来自长期市场历史的观察总结。随时准备打击或惩治各种虚假疫苗事件,因为这是一个巨大公共利益又很商业领域,稍有不慎就会出现惊涛骇浪的社情。

 

周末刚刚结束的20国首脑会议,正式提出了疫苗的国际分发的问题(我们之前讨论过),同时联合国呼吁筹集280亿美元疫苗贷款,作为疫苗研制、分发、运输、储存的费用。德国作为150国疫苗联盟的发起国,已经承诺出资金。

 

目前现实最大问题是,疫苗首批预购基本被几个国家所占据(我们之前也讨论过),那么接下来就是一个授权生产(印度最为积极),另一个就是是否在首期就进行合理分发(让预订国让步)等等问题。美国迄今为止没有参加150 国疫苗联盟,并且至少前三个国际比较认可疫苗,美国厂家就有两家,因此人们担心会出现三M公司口罩和瑞德西韦药类似“美国优先”问题(也是对拜登政府考验)。

 

福奇博士在周末面对在感恩节和圣诞节,这些民间大节日,表达起来也是不得不左顾右盼,他说,圣诞老人可以自由出入,他不会传染(也许是那个大胡子起到了口罩作用)。他知道感恩节呼吁人们在家里,减少社交是不会有太多人听的,媒体今天已经报道了有超过100多万异地出行感恩节信息。关于注射疫苗事情,他说如果只有百分之四十和五十的人接受,那么群体免疫是达不到的。

 

为什么福奇博士担心疫苗接种问题?我们在这期重点讨论这一现象:即发展中国家可能因为资金和疫苗分发问题存在不能广泛疫苗接种的问题,而发达国家则存在着有疫苗很多人不愿意接种信任问题。即使全球都知道有这个问题,也不存在着相互调剂一下可能。

 

1020日国际学术杂志《NATURE MEDICINE》刊载了一篇问卷调查结果,在19个主要国家有接近三分之一的人表示即使新冠疫苗问世,也不打算或不接受接种。盖洛普在美国调查,有百分之三十五的人拒绝新冠疫苗即使是免费的,其中民主党人仅仅占百分之十九,共和党人却占百分之八十一。这是不得不面对现状,这一点福奇博士当然知道,也是他说以上的话背景。

 

造成许多发达国家相当一部分人不愿意注射即使是免费疫苗情况,原因应该多样的,有历史性原因,也有文化的原因,如同对待口罩的态度是一样的。不能简单地说,这是科学与愚昧之间的较量,或者说这是历史和文化“辫子”,因为在发达国家持有这样态度和认识的人,并非都是低收入和教育程度较低人群。如同福奇博士,也提到“群体免疫”这个概念,但是指向则是不同的,也就是说“定义”不同,即使是一个同样词汇背后理念和文化是不同的。这是这次全球新冠疫情,让我们第一次看到的各国底色(或本质)社情一次难得的机会。

 

   在一个环境去听另一个环境中的人们对生命态度与想法,简单地去判断他们为什么如此对“生命”如此儿戏,其实这恰恰说明两个现实环境可能是苦乐差别,敢于对生命评价或态度“儿戏”,说明日常幸福指数是怎样的。一般对生命态度宽容,要么就是宗教原因,要么就是现实环境幸福感所致。所以才有了生命达尔文主义(北欧更浓),包括一些生命“奇谈怪论”,比如某市长说,老年人过不去,就把生希望给年轻人吧。像这样出格的话,不是所有国家的人都能说出来的或者是敢说出来的。持有生命达尔文主义的人,很难想像他对疫苗有兴趣(对口罩也然)。

 

历史成本也是不得不面对一个方面。在这次疫苗三期实验中在招募不同年龄和种族的人时,在美国就出现了黑人和拉丁裔人人数不足的问题。很多黑人根据历史经验,总是认为白人还是干以前他们干过勾当,拿他们做老鼠,做各种实验,精神抵制非常强烈。相信疫苗正式推出后,美国在少数族裔(尤其黑人和拉丁裔)方面会下很大功夫,加上意识形态问题(两党支持者对疫苗态度差别),疫苗这个好事在美国推进起来也会非常艰难。请黑人和拉丁裔名人做疫苗注射宣传,都是可以想像到的招数。

 

关于在疫苗问题上名人被误解和攻击,也是一个不能回避问题。比如比尔盖茨先生在美国总是有一部分认为新冠病毒和疫苗这一组合都是其阴谋产物,这部分的偏见并非来自某个政坛人物煽动,而是一个长期成见在一个新的事件上的最新反应,也很难一次性消除这些人偏见。福奇博士则是更大焦点了,在特朗普总统竞选造势大会,很多支持选民只要提到福奇博士名字,都会高喊把他撤了。但是耐人寻味的是,特朗普败选后,撤了不少人,但是福奇博士至少今天还在位。相信特朗普再胡闹一段时间后(议会选举人象征投票完),也会出现戏剧性反转(他在各类谈判进行使用手法),请拜登到白宫,再给拜登上一课,教育教育、嘱咐嘱咐。现在他等着拜登释放不追杀(司法上)信号,然后等着2024年看看还能不能再杀回白宫了。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