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新冠疫苗倒计时(十三)

新冠疫苗倒计时(十三)

新冠疫情在全球仍然严峻,每日新增病例都在历史高位区域徘徊。但是信息的场景已经出现了明显转换,即疫苗问题信息量在不断地增加,已经超过了新冠疫情信息量。这个转换是从上星期开始的。

疫苗运输(航空与冷冻)、接种副作用(前瞻性)的讨论、疫苗反智(阴谋论)言论是近日信息焦点。

英国在上周卫生部长当着电视媒体注射了新冠疫苗,女皇也在周末表达了支持和打算亲自接种疫苗意愿。但是英国如此坚持,其实并非为了争取全球第一,当你看到欧盟对英国不受管制评论,以及福奇博士对英国抢先“酸葡萄”心理说法后(除非美国接下来不批准辉瑞,才能说明英国的抢先是不慎重的),就会明白英国此次是行动,更多的是彰显脱欧的英国独立感。

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123日表示,当天俄罗斯向塞尔维亚交付了第一批20万剂疫苗,他并不考虑欧盟的建议,“我一点也不感兴趣,我尊重布鲁塞尔,但我更爱塞尔维亚,最爱的是塞尔维亚人”“如果我因为布鲁塞尔的意见,而决定不接受俄罗斯或中国的疫苗,那么当知道可获救的人在频临死亡时,我怎么睡得着?我怎么能接受这样的事呢?”以上两条信息反映出来的是一类问题,就是疫苗并非是简单的医疗问题,背后是政治问题。并且越来越显露出来其复杂性,即主导型(由谁)和排他性(垄断性)的问题(之前我们也讨论这一问题)。

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已经分别安排了1210 日和1217日分别受理辉瑞组合与Moderna紧急疫苗批准申请。目前存在着受理时间不同,但是一同被批准概率很高,其目的是不让某一家垄断,给社会有更多选择和比较(之前我们也做过这样判断)。

拜登在周末接受记者访问时谈到了,口罩(三个月计划)和接种和分发疫苗的问题,他反复强调,不会强制性的,而是自愿的。但是可以预期,存在着隐形强制性接种疫苗问题,比如学校和企业对学生和工作人员,入校或上班,以及国内外跨境等等存在着疫苗注射要求。从拜登讲话中,可以看到了美国在疫苗、口罩问题上复杂性的特点。

凡是接种过流感疫苗的人都会有过这样的经历,首先体验身体(或医生问询),其次注射完毕后,医生(或护士)大多提醒,未来24小时可能有所反应(发烧等等),需要注意或及时治疗。因此新冠疫苗也会如此,在流感疫苗接种过程中,曾经发生过所有问题,新冠疫苗也不会例外,甚至存在更复杂局面,因为它是新生药物。最近韩国和中国台湾在注射流感疫苗中出现了一定死亡病例(并不一定是疫苗带来的),已经在这些国家和地区引起广泛意见和担心。另外已有的流感疫苗的普及率,也可能也是一个国家未来新冠疫苗普及率一个参考指标。对于早期新冠疫苗生产和分发计划,显然有帮助的。

由于新冠疫苗需要推广,因此名人、政客在镜头前作秀是必不可少的,另外在一些国家还有种族和社团的问题,因此背书需要带头人,也需要比如非洲裔名人在镜头前展示接种疫苗情况。当然类似好莱坞的人,也会被聘为某种疫苗的形象大使。但是一般会比较慎重,因此疫苗不可能是百分之百的有效的。

 

国际制药商协会联合会总干事昆尼表示,疫苗公司需要专利权保护,才能保证疫苗大规模生产的质量。而南非和印度向世贸组织要求解除新冠肺炎疫苗的专利保护,让较贫穷国家更容易获得负担得起的疫苗。目前,全球已达成公开交易的疫苗总剂量接近74亿剂,还有29亿剂正在谈判中。昆尼认为,目前仿造疫苗存在技术困难,专利权可以保障在每个公司的生产车间里进行数百次检查;而一些国家为了获得紧急接种许可,提倡放弃专利申请的做法,会失去法规层面的质检保障,对接种人非常危险。昆尼还表示,若疫苗质量合格,照现在速度,可能明年年中实现大规模接种,这些公司也已承诺不会提高价格,不设置量产壁垒,不用疫苗获取暴利。此信息表示出了,其一、医药领域长期以来“专利”困境;其二、在面对百年不遇新冠疫情时,需要大投入资金疫苗研发时,面对人道与商业的平衡问题。其三、长期以来印度在仿制药“独立意识”和“我行我素”风格,以及它是全球最大药品生产国,这次在新冠疫苗,最早与国际疫苗厂家接触,希望为全世界生产意识(也是为发展中国家代言),借力和发力的行为,很可能这次印度可能成为明年新冠疫苗商业大赢家(印度自己也研发了三款疫苗),目前不能忽略这个趋势。

 

另据印度经济时报5日报道,印度哈里亚纳邦内政部部长阿尼尔·维吉在接种了印度巴拉特生物技术公司(Bharat Biotech)生产的一款名为“ Covaxin”的新冠疫苗后,仍感染了新冠病毒。现年67岁的维吉在推特上表示,自己感染后已经住进医院,并敦促所有与他有过密切接触的人进行病毒检测。研发新冠疫苗仍然是一个有相当技术门槛的事业。辉瑞组合和Moderna使用的新的生物技术,而牛津阿斯利康的组合则是传统疫苗技术。由于技术高门槛,疫苗研制过程中,技术窃取(黑客方式),已经是一个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了。之后会有报道不断地出来。

 

俄罗斯在充满争议“疫苗首颗卫星” 发射后,上周抢到了面对公众接种疫苗头条(英国是从本周开始),但是俄罗斯挑战依然不小,目前它是名列全球新冠确诊病例的第四位。而且俄罗斯也与一些国家签订了疫苗出口协议,尤其像韩国这样地方,面临国际公开考验才刚刚开始。赢得自己国家信誉都需要时间,那么赢得国际口碑,机遇和风险其实是同在,并且国际上不可控因素更大。所以出口疫苗应三思而后行,它不等同于口罩和呼吸机。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疫苗也面临着虚假信息干扰,并且与传统“疫苗成见”在局部人群心理容易形成共振,特别是这些议论者有的在明处,而大多在暗处(发布者,又分故意发布者和无意发布者),在有特殊事件(疫苗事故)出现后,这类信息在互联网上会掀起波澜,完全是可以预期的。并且理性的人也很难站出来辩驳,因为疫苗并不是一次到位产品。所以信息一定呈现出,复杂的局面一口难说清的局面,但是人类就是在这种“有些混乱”“半明半暗”已经走过近百年疫苗历史的。正是疫苗问题的复杂性和未知性,使得我们的系列探讨才有话可说。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