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新冠疫苗倒计时(十四)

新冠疫苗倒计时(十四)

疫苗即将面对大众了,但是个人观点认为,孕妇、长期慢性病患者和曾经是新冠病者(含无症状者)应该在一年之内不应参与疫苗接种。

 

基本逻辑(常识角度):对于孕妇而言,新冠疫苗毕竟是一个新生事物,在没有成熟(大规模检验)之前,为了下一代不应去赶往头班车。由于新冠疫苗多少都会用副作用(程度会有差别),对于长期慢性病患者来说,存在着加重病情或加速恶化可能性,最近海外在接种流感疫苗时,就出现了数十起死亡病例,按照疫苗(所有类别疫苗都如此)逻辑新冠疫苗也会如此,对于慢性病者就危险性而言,不会比流感疫苗更好。由于新冠疫苗尤其在初期,资源会非常紧张,新冠康复者不应此刻去争抢资源,给更多需要的人为好,新冠康复者大多都有抗体,再患新的感染疫情,属于小概率事件,全球复阳者,包括因此死亡案例,目前没有超过十起。不要忘了这是在数千万确诊病例基数下出现的。

 

疫苗接种“权利插队”的问题,一定会存在,因为在之前新冠检测(核糖核酸),一些国家都就出现了名人或富人、官员插队或单独或提前接种问题。尤其在早期,新冠检测试剂比较紧张的时段。那么在疫苗接种时也会出现,但不会比新冠检测多,因为新冠检测风险性低于疫苗接种,并且一些国家还存在广泛“疫苗偏见”意识。但是另一种疫苗接种“权利插队”,就是所谓“优先权”,它反映在是国家的宏观层面,即某些国家优先得到疫苗、大大早于其他国家拥有疫苗接种权。至于国家内部是否都愿意去接种,那么就属于内部问题了,即使富裕,也不会像呼吸机一样轻易给别人送去或使用,这也是疫苗接种复杂性问题之一。虽然一般认为,可以通过媒体监督疫苗“权利插队”问题,但是在监督一个国家内部与监督国与国之间,一定会出现明显差异,这是人性中“民粹”因素决定的。而不是媒体功能决定的。

 

今晨福克斯独家新闻,特朗普总统将在周二(美国时间)签署行政命令,确保在给世界之前,美国人优先得到新冠疫苗。特朗普总统星期二在白宫举行的疫苗峰会上将再次向美国人民强调,“优先考虑的是美国的第一方针”。 一名官员表示,当务之急是,在我们开始向世界各地运送这些疫苗以获得国际准入之前,先将这些疫苗分发给美国人。他预测,国际援助可能会在春末初夏,以及在实现那些希望接种疫苗的人接种疫苗之后。这位官员说,行政命令是明确的,并指示我们优先接触美国人民,然后与合作伙伴和盟友合作提供疫苗。这位官员补充说,该命令将确定谁将与这方面的国际合作,框架,指南和工具,当我们有过剩的供应,以满足这些需求。另一位官员对福克斯新闻表示:我们很快就会向美国人民提供高效的新冠肺炎疫苗。他补充称,这些疫苗对于确保我们公民的健康和安全、经济的活力和我们国家的安全至关重要。该命令将指示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部长以前所未见的速度优先向美国人分发疫苗。该命令还将附带一个国际获取新冠肺炎疫苗的框架。首先这个特朗普政府独家新闻给了长期支持者福克斯新闻,其次特朗普政府并非没有疫苗计划,而是有一个“美国优先的计划”。其三、特朗普总统本人在第一批疫苗接种的行为是怎样方式值得关注(之前有过单独分析)。

 

美国联合消防队员协会(UFA)对纽约市消防局2000名成员进行的调查显示,55%的参与者表示他们不愿意接种疫苗。UFA主席安德鲁·安斯布罗表示,鉴于目前有200名消防队成员患病,调查结果令人担忧。

 

印尼总统维多多说,中国科兴生物研制的新冠病毒疫苗首批120万剂于当地时间周日晚运抵印尼,并补充称,预计1月初还将获得180万剂疫苗。科兴生物还将向印尼提供可生产4500万剂疫苗的原料,由印尼国家制药公司PT Bio Farma在当地加工。英国金融时报说,科兴尚未公布大规模III期临床试验的任何数据。

 

据印度媒体报道,辉瑞公司向印度监管机构申请紧急批准新冠疫苗。但是有印度医疗专家担心辉瑞疫苗在印度的配送和运输问题。阿斯利康的印度合作伙伴印度血清研究所称,将首先向印度政府提供疫苗,但预计随后将向私人机构销售2000万至3000万剂疫苗,最早可能于明年3月在印度上市。印度血清研究所预计,阿斯利康疫苗在印度私人市场的零售价约为600卢比(合8美元)。对于印度政府,印度血清研究所已确定每剂3美元的慈善价格预计印度在2030年人口可达15亿,这轮新冠疫苗印度看点是在,是否印度产生了“疫苗第一生产国”这个结果。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也是一个接下来不可回避话题。

 

英国从128日(英国时间)开始,第一批辉瑞组合的新冠疫苗在英国全境50家医院,开放对民众接种服务。值得关注的是,全球主要媒体都准备去现场报道这一实施过程。而且媒体侧重点,已经从质疑英国快速审批焦点转移,而是准备全面英国报道是怎样组织、配送这样如此大规模新冠疫苗工作,以资借鉴和欣喜迎接之意。福奇博士今晨也对之前对英国疫苗审批评价表示了歉意(之前我们谈过这个“酸葡萄”问题),福奇道歉以及媒体焦点转移,看到了人类面对第一次大规模公开接种疫苗这一事件真正到来时,集体的欣喜和人类共有的善意之情。

 

在韩国进入新冠病毒大流行局面的情况下,韩国政府签约采购的疫苗却只有委托韩国国内企业加工生产的阿斯利康疫苗。目前美、英等国已经采购6-7款不同的疫苗,而相比之下,韩国在采购疫苗方面表现得非常迟缓。阿斯利康三期临床结果出来后,韩国食品药品安全处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批准疫苗使用,再加上韩国获得供货的时间可能有所延迟,预计韩国国内需要等到明年第三季度才能接种。而且,阿斯利康疫苗上月发布三期临床试验中期结果后,研究团队的失误被披露,引起了较大质疑,还需要进行追加临床试验。韩国尚未签下采购协议的辉瑞疫苗已经与以色列、新西兰、黎巴嫩等18个国家(含地区)签订购买合同。韩国媒体报道了以上韩国在疫苗问题上所面临态势和问题,尤其近日韩国疫情有较重趋势,因此如此双重的环境下,批评之声有越来越大之势。其实也是间接地反映出,像韩国(日本)这样国家,在新冠疫苗问世时,也不能第一批得到这个令人无奈的基本事实。

 

不能忽视,在新冠之战,在疫苗问题上,一些国家显然已经开始了展示软实力的实施战略。是否按照他们意图所指向,让现在疫情的不利因素(环境和现状),转化为有利因素,一年后就会看到结果。

 



推荐 4